档案

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0

    看到公司出的放假通知,心中一阵蠢蠢欲动,好想去旅行。
    前两天周洲同学在网络上狠勾引了我一把,她现在正在大理,并且准备按着我去年的路线把云南游一遍,跟我说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很挣扎,不想听又恨想听的感觉。那天晚上,她说她在大理,然后跟我描述她看到过的一切,就像去年的我一样。我心驰荡漾,很怀念云南的夜晚,很凉,吸一口气都是又清又凉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安静。
    很多时候在我烦躁不堪的时候我时常回想当时在路上的心境,平和而美好。我偶尔会在我那八楼的不足20平的小房子里发呆,透过小小的窗户,看着对面的屋顶,有种着一点点绿色的屋顶,然后就把它想象成在云南看到的那些房顶。画饼充饥般回到当时的心境,即使只有片刻。
    我最终还是没有选择一直在路上。
    一边打工,一边赚钱,攒够了下一站的车票,就去到另一个地方,一路看不同的风景,一路的享受生活。那是我一直向往的生活。可是这种无拘无束的美好感觉,也太不真实了。就像《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所说“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 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
    我想我最终还是选择了重,那种不真实的感觉,片刻也就足够了。
 
    昨天从广州回来已是半夜,我隔着车窗,看着窗外的霓虹,我想,这就是我为之奋斗的城市。尽管很多人都说深圳市一个耗尽了你的青春再把你一脚踢开的鬼地方,也有人说天堂在左深圳在右,尽管我现在确实非常非常的疲惫,但是,我还有理想,并且我永远不会放弃它,这种在理想的道路上前进着的,一步步的感觉,很真实。
[ 以上转自夫人的空间  发表于2010年09月10日 14:29 ]
    每当觉得疲累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云南,那里的山水,那里的人们。那里离我们太远,仿佛是另一个世界。那不是一种空间上的距离,而是凡间和天界不可融合的美感。只要想想我只身一人站在开往下一站的火车上时人们叼着烟在身边来来往往的那个画面,心里就会泛起无穷的动力和能量。我的理想始终在前方等着我,它不会走远,也不会靠近,只等着我大步向前。铁轨和车轮那鼓点般的撞击声,就如梦里身后的巨怪,虚幻而真实,我不害怕,但确实激发我不断向前。铁路向天边延伸,我便朝天上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