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0

【话题】:帮朋友免费做设计,大家经历过吗?怎么看这件事?
话题页面[需要翻墙]:
不用翻墙的地址:
————————————————————
朋友开饭店,你吃饭他收钱,大家觉得理所当然。 
朋友开文具店,买文具他收钱,大家觉得理所当然。 
朋友开服装店,买衣服他收钱,大家觉得理所当然。 
朋友做设计,收钱,大家会觉得“这个朋友怎么那么吝啬” 
饭店打折,大家说:“这个朋友真好” 
文具打折,大家说:“这个朋友真大方” 
服装打折,大家说:“这个是真够朋友” 
设计打折,大家会觉得“这个朋友有点小气” 
饭店说:“以后来我这吃饭,全免费!”大家说:“不行!你是做生意的” 
文具说:“以后来我这买文具,随便拿!”大家说:“不行!不合情理的” 
服装说:“以后来我服装店,全部任穿!”大家说:“不行!哪好意思啊” 
设计师:“以后有什么设计就找我帮手!”大家说:“好的,谢谢啦!” 
大家看到物质,看到饭菜,看到文具,看到服装,认为这些都是要钱购买的。 
但有一种行业,大家都看不到它的物质与劳动,就是设计。 
当大家看到一张纸,印着一个LOGO时,便认为这只是一张有图案的纸。 
其实,设计师的那张纸,就是饭菜,就是文具,就是服装,就是生存的手段。 
饭店靠饭菜为生。 
文具店靠文具为生。 
服装店靠服装为生。 
同样,设计师就是靠设计为生。 
当大家吃了饭,买的东西,穿了衣服时,便大大方方的付款。 
当大家让朋友做设计的时候,却只是说“很简单的,随便弄一下就行了,很快的” 
我不想告诉你们,设计师们已经听了上万个朋友说同样的这句话。 
现实上,设计师的这“随便弄一下”,却是更比那碟饭菜,那支笔,那件衣服, 
来的更苦更累。出卖的不是那几元的成本,而是是精力,是健康,是体力, 
是脑力,是消耗生命。只是设计师都躲在深夜的房间里付出,大家都看不到, 
到大家看到的时候,就成了大家认为的几个色块而已。 
设计师很善良,不敢跟大家说“不”,因为说了“不”,就成了吝啬的人。 
设计师很善良,几秒钟的“没问题”,换来识几个昼夜的通宵生命消耗。 
设计师很善良,什么都答应大家,因为你们是我们的好朋友。 
所以,希望你们也要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
————————————————————
大家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Advertisements
转眼就是一年了,唉,还是那么俗套的开场白
有时我也会怀疑,究竟是我没花心思,还是我真的就缺少这根神经
常言道最浪漫的双鱼座.我常常处于一个十分现实的状态里
也许真如烨子说的那样,是生活在渐渐消磨我的灵气和心智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晚上的束河K2国际青年旅社,我遇见了你
那晚的灯光很昏暗,因为我们十几个人围在K2的小厅里玩杀人游戏
我看不清你的样子,只依稀见到一个身影,闲逸地端坐在我对面
我绝对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但是那一刻,我环顾四周,这一群陌生的朋友里
你彷如磁铁般地让我情不自禁多看你一会,尽管我当时根本看不清楚
后来你上楼去了,我有一点失望,不知道哪里来的感觉
整晚的游戏,我一直心不在焉,这样的游戏太耗脑力,我只想静静坐着,随便说点什么
你披着彩虹色的毛线围巾,忽然从灯光下出现,端坐在对面的藤椅上
小蜜蜂像只好奇的小猫般和你聊着许多让我也想参与的话题
你只安然淡定地微笑,平静的述说着那些稀松平常的语句
我当是脑里立刻闪现出一个画面
如果坐在那个位置的人换成是我
我也会是那样
不得不承认,我生平第一次有这样强烈的被冲击的感觉
仿佛看见自己的灵魂走出了身体,去亲吻了你
一个完全的陌生女子
呵呵,我居然还不知廉耻地带着你的音容入眠
那一晚,我断然改变行程计划,开始强烈地盼望明天的日出
向往那个传说中的虎跳峡
到此刻为止,那一切都只是我个人的幻想与期望,甚至谈不上任何的爱慕之情
大概只是一种吸引力,但我有种难以自拔的预感,后来,被证实了
虎跳的险峻远没有我所设想的那样,因为我们只走了最轻松的中虎跳
我现在回忆一下,我们同行一共是六女二男
可感觉最美好的,我相信你也认同
是那个傍晚,我们在石桌边
吹着金沙江的夜风,开着手机的音乐
一起唱歌
天边频频有紫白的电光,偶尔从很远的远方传来隆隆的雷声
头上的云压得很低很低,周围的山顶都淹没在云层里,感觉好像
我们坐在天上
我们唱了哪些歌呢
我记得合唱了<红豆>
唱了王菲,许巍,朴树
唱了”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我还唱了张智霖的<祝君好>
其实也许唱了什么歌并不重要
那时候的气氛和环境那么美,只管陶醉就可以了
你说假如我们当时没有相遇现在会是怎样
我想大概我会每天七点起床,慢悠悠地从距离公司很近的地方去上班
晚上六点半下班,或许回到房间里上网聊天玩游戏,看看教程学点软件看点书
也可能去周围的商业街逛一逛,随便看看什么,然后离开,甚至看都不看
我肯定会是穿着松垮的衣服游走在大街上,问自己,为什么来这座城市
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
此时此刻,公司里放的都是苏打绿的音乐
当时我在云南,也几乎都是苏打绿陪我走过每一段路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火车上听着苏打绿,看着窗外的绿野,特别有一种自己是流浪诗人的错觉哈哈
“我们都是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的长相,时间的墙从他们的手掌到我们的肩膀”
你说,我们俩的样子加在一起
会是个什么样儿呢

PS:这里有相关链接   →束河全景   →徒步虎跳全程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