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09




0520


终于都进入到湛江的雷雨季节了
是不是因为不得不离开  所以对这片我曾经抱怨过多次的土地心生眷恋
毕业而已  搞什么飞机啊

原来  暴雨过后的天空那么清澈  层层浮云如此柔美
家家说湛江的天空蓝得很白痴  果真很白痴啊
清澈得仿佛云后面就是一座漂浮的城堡
但是望着大块大块的云朵  就会情不自禁地呆在原地
好像它们在和你说话
如同有一只手在抚弄你的心窝
如同你的笑
透入心田

最近被好多人骂了
二哥骂我  说我负能量太强
大嘴教育我  说我不爱自己
连谢羡这个小鬼头也说我神不守舍
还有小豆芽  还有青云
还有你
真幸运  有那么多人在关心自己  好好笑  人总是在失落的时候才会被人关心
当然啦  谁会喜欢和不开心的人在一起呢
只有散发出正能量的人才能带给别人温暖嘛
所以啊  我是个优秀的演员  因为我最擅长所有表演法中难度最大的喜剧表演法啊
哭  谁不会啊  你能笑着演一出悲剧么  人生百态  笑着演完所有角色
境界  错  是化境了

小豆芽说小刚已然成为了雷雨的一个符号
是什么符号  是开心的吧  是  因为小刚总是嬉皮笑脸地逗大家开心啊
开心啊  开心呐  真的真的要对雷雨说一声
郑重地  说一声
我爱你
其实小刚不是什么
如果没有雷雨  那他就是个独自在阴暗角落里画圈圈的黑影
大嘴说快乐是小刚的专利  这话真喜剧  我喜欢
那个可以几天不说话的被全年级戏称忧郁王子的人
那个下课时间永远一个人站在阳台看天的小孩儿
那个总是自己做玩具给自己的小鬼
现在是快乐的符号了
哈哈

候鸟  这是你对我的印象么

那天我对茶茶说  这世上谁误会我我都没关系  唯独她
不喜欢解释  不善于表达  更没兴趣计较什么
可每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演错剧本
剧本  剧本  没有剧本就寸步难行
毕业设计答辩的时候  毫不夸张我是全场的亮点  信心十足条理清晰
如果说是我的个人新品专场发布会  那都会有人信
可是我对着镜子排练了多少次啊

可是现实哪有什么剧本  一早知道剧情的生活就不是生活了
所以我一直在找可以说话的人  对他  对她  讲叙我对最近更换的新剧本的看法

是这样么  还是托词
我说我花心  大家说不是
那么  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意志力弱  容易受别人影响  被牵着走咯
哎  属兔子的是不是都这个鸟性格  不是的吧
哪能不被牵着走么  耳根子软  还不懂拒绝别人
心里就是一万个不情愿  也还是照样被牵走了
很好  绝对有成为慈善家的潜质  如果有足够多钱的话  哪怕没钱也很博爱
博爱  嗯  这个词用得好  够喜剧

其实我不喜欢霸王别姬里那种压抑的气氛
但是程蝶衣着实让我好生喜欢  从一而终
为什么穿上工人服的京剧就不是京剧了  因为它就不是京剧  荒唐的篡改
所谓一  哪里仅仅是对霸王

在舞台上睡觉  是什么感觉  做梦的感觉  醒着做梦啊  哟西

距离毕业还有一个星期  倒计时要开始啦
22号和23号毕业作品展  23号晚上毕业酒会  25号白天毕业典礼  还有什麽
昨晚国媚叫我写毕业展前言  我写  我怎麽写  不是我写那谁来写  可我写什么呢
今天忽然想  干脆回深圳做手机好了  够暴利  快点转够钱就转移阵地
可是那种垃圾设计难度太高  我做不来啊  所以其实还是赚不了钱  哎  算了
这个社会  什麽都扭曲  连如此浪漫的一个职业  也不浪漫了
设计师  你的名字是傻逼
不行不行  这样的前言怎么能拿出手

话说我的相机借给二哥的同学几天了  说是用五天
可是今天是第几天啊  不记得了啊
露水很漂亮  浮云很美丽  小狸很乖巧  但是我相机不在身上啊
我要相机我要相机  没有相机的人生是残缺的啊  啊啊啊  存钱买单反

今晚星星多么  说不上来  貌似很多  但好像又不是特别亮
昨晚那个轰动啊  不知哪个男生开了辆不知什麽车来对面女生楼下
拿蜡烛拼了个心  还按喇叭  弄得几栋宿舍楼都沸腾了
可是既然开得起四个轮子了  怎么不再花点心思呢  但是点蜡烛太单薄了啊
不过勇气可嘉
比我强

其实之前都是废话  我本来想说长剧的  谁知道一开题就跑题

没想到啊  大四了还能站上音乐厅的舞台表演  绝对绝对没想过有这样的待遇
可是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管他勃艮第还是波尔多  过瘾就好
那时候  我从幕布后面走出去  唱起乌鸦黑  全场即刻安静下来
虽然打追光的人打得很烂  但是很明显地感觉到全场的气场在跟着我的节奏走
爽呆了  毕业前还能开一回  昙花就昙花呗  迅速干脆  我不喜欢半天死不去的样子
哦  有个品种叫烟花  对了对了  是烟花  哇卡卡

又跑题  说长剧

呵呵呵  这样说  又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要多少的词汇来形容你呢
曾经恨过你  因为你让她如此  如此  该说什麽  可是  又很喜欢你
怎么说呢  这样说吧
能为你们开场暖场  我深感荣幸
大学的最后一段时光献给你们
已经不是值不值得了
而是
此生无憾

哦  不  有憾
唉  自找的活该憾
其实还是在按照原来的剧本走  只是从这个部分到那个部分中间那些情节没有剧本
集体创作啊  真恐怖  总是存在失控的危险  不过也很刺激啊  这不就是生活么
你想看温馨浪漫剧  还是悬疑惊悚剧  要不要看喜洋洋和灰太狼啊  哈哈
儿童剧表演法  或者其实九点半花系列表演法也很好玩的
谁手上都没有完整剧本  就好像实验剧一样
虽然弄到后来偏离了初衷  但还是很过瘾
各自拿着不完整的剧本  在身边找对手戏
哈哈  高级高级  讲究讲究
我们之间的默契和理解
是不是真像你说的
太了解就没有悬念了

可其实还是会疑惑的
没有剧本就是麻烦啊麻烦

脑海里忽然闪过俩字




六月正是红豆花落出果的时节啊  果子啊果子  好吃啊好吃
可是如果红豆是血泪的化身的话  为什么却长成心脏的样子
难道是在暗示心会流泪么  哦  王维你太有才了
质坚如钻  色艳如血  红而发亮  不蛀不腐  色泽晶莹  永不褪色
这种高质量的颜料去哪里找啊

好像又从长剧的话题跑出来了啊

其实我想说啊
雷雨这样的乌托邦越来越少了  能保护她的  只有你们自己
所谓厚黑  你们知道么  玩游戏有游戏规则的
要深谙此道才能确实地维护好那些梦
知道光和光怎么打招呼么
最黑的地方见

好势利的说法哦  而且自己的刀还是清白的  怎麽有资格说这种话
说到这些就想到羊  你就是不说  太爷爷也看得出来
你为雷雨做了那么多  却好像一个女卧底一样  没档案没记录
唉  等你做够十年  我会送只表给你的啦
唉  香港警方要是有这样水准的卧底
韩琛早就被干掉啦  浪费掉黄秋生和梁朝伟啊
说笑嗟说笑嗟

其实我写这篇日志原本是想说什么的嗟  唉  忘了忘了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好想去表演工作坊或者相声瓦舍工作啊
把设计当副业搞搞还没那么多怨气  不过其实搞文化跟搞设计差不多啊
都很傻逼  不商业的东西没活头啊  唉  没劲
不对吧  设计本来就很商业啊  唉  我靠
算了算了  这年头就是再出个达芬奇也是浪费

怎么样叫把日子过好了
我暂时的看法是
不管路途多遥远
不管路面有多烂
闸也不煞地就冲过去
怎么样  帅咯

对不对  对不对  对嘛  对嘛

人总得有点追求  不然就不是人了
段小楼和程蝶衣的师傅说  只要是人就得看戏  不看戏的  就不是人
梦想大点没关系  标杆不高  怎么跳得动

其实是不是应该停笔了
好吧  废话到此

——————————————–

六月雷雨天
落花绽满底
莫道红豆愁虹云
唯寄清心托卿铭

——————————————–

嗯  嗯  好诗  好诗啊



Advertisements

.
.
.
终于把所有镜头都拍完了
今晚和二哥一起把这几天陆续拍下来的几个小时的镜头
剪辑成几分钟的小短片
这就是我们的青春
正在急速流逝

未来路途遥远
相逢的我们一定会再相逢
高举酒杯欢呼万岁
.
.
.

想把我唱给你听
.
.
.
想把我唱给你听
趁现在年少如花
花儿尽情地开吧
装点你的岁月我的枝桠
谁能够代替你呐
趁年轻尽情的爱吧
最最亲爱的人啊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
.
.
我把我唱给你听
把你纯真无邪的笑容给我吧
我们应该有快乐的
幸福的晴朗的时光
我把我唱给你听
用我炙热的感情感动你好吗
岁月是值得怀念的留恋的
害羞的红色脸庞
谁能够代替你呐
趁年轻尽情的爱吧
最最亲爱的人啊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
.
.
想把我唱给你听
趁现在年少如花
花儿尽情地开吧
装点你的岁月我的枝桠
谁能够代替你呐
趁年轻尽情的爱吧
最最亲爱的人啊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
.
.
我把我唱给你听
把你纯真无邪的笑容给我吧
我们应该有快乐的
幸福的晴朗的时光
我把我唱给你听
用我炙热的感情感动你好吗
岁月是值得怀念的留恋的
害羞的红色脸庞
我们应该有快乐的
幸福的晴朗的时光
.
.
.
我把我唱给你听
用我炙热的感情感动你好吗
岁月是值得怀念的留恋的
害羞的红色脸庞
谁能够代替你呐
趁年轻尽情的爱吧
最最亲爱的人啊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
.
.

阳光大地麦田
.
.
.
我们今天中午拍摄完最后一组镜头
关于七年之后
那是一座阳光灿烂的三层小房
一楼是小餐馆和书吧,还有一座大花园
花园里有高大的桃花树,树下有秋千
水池里有各种美丽的鱼,还有一把白色的阳伞
二楼是间舞蹈房,四面的大镜子映射出你的笑容
三楼是我们的工作室
二哥画漫画,我画设计图,我们一起做手工艺,还可以大声唱歌
再在旁边开一间电影院,弄成小剧场的样子
在自己的剧场里排练和表演,在自己的电影院里放自己的影片
我们说
在七年之内每个人分别存够十万,然后在江南烟雨之中
开放
.
.
.


2

.
.
.
2009 年 6 月 14 日
.
晚7:30
.
湛江师范学院音乐厅
.
雷雨话剧社十周岁生日大型喜剧
<有间客栈>
.
盛大公映
.
欢迎光临
.
.
.

1



    幸好家家中午给我的电话,于是有了下午的奇妙之夜。
    很久没有这样笑过,就像孩子一样放肆地笑。
­
    有二哥真好。
    一直很喜欢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总仿佛隔着一层东西,幸好在这最后一年能和你有多些交集。有些事情,只有你明白,有些话语,只有说给你听,才能让心里安静。我害怕喧嚣,和你坐在一起,就莫名地感到安静,哪怕是坐在吵闹的街道上。鱿鱼和八爪鱼最相似的地方大概就是他们都把许多的墨水藏在肚子里吧。
    我喜欢黑衣小男孩拿着红色雨伞旋转的画面,我喜欢大红色气球飘向天空的镜头,我喜欢空旷的篮球场上一把红伞躲在角落的歌唱。越长大,越强烈地执着地喜欢红色和黑色。曾经让慧萍阿嫲织一条大红的围巾给我,可她说喜欢艳丽颜色的人心里都是空的,她不希望这样,于是织了条浅绿的送我。我仍然固执地希望有一条火红的围巾,因为火很强烈,却很安静。
    一群人围坐在树荫下的草地,谈论着我们各自的青春。抽象的画面像搅拌进咖啡里的牛奶般扭曲而自然,述说我们的希望。我们的故事,最终回到一起。
­
    今晚和二哥说短片的镜头时,阿简仿佛上天提醒我般地说了一句“小刚的镜头都好寂寞”…我才想起,这二十二年里,没有一个像她和敬候、米米和谢羡、阿水三人组这样的朋友。我从小不懂和男生相处,和女生又不能太亲近,但即便这样,还是在众人心里落得个“花心”的印象。吖宁说到我的空间就觉得我是个没有家的小孩,永远只有一个人的背影。不断地更换倾述对象,大概就是我唯一会的方法了。
    但一句爱却忍了两年也没敢说出口。
­
    我喜欢艾米利亚对莱瑞说的那句“你的斗志回来了”
    从5月4日踏上湛师的土地起,这一个月的每一天都必有至少一件事情在打击着我。我是不喜欢诉苦,但连续地每天地各种类型的全方位地打击,我是这辈子都没那么倒霉过。豆芽说看见我消沉的样子连说话都不想和我说。黑色五月终于过去了,是不是可以迎来不那么黑暗的六月?不管是不是,至少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看完奇妙夜后,我的斗志回来一些了。我喜欢电影院,我喜欢卡门拉说“这红宝石是个山寨货”,一切的喧嚣在关掉手机全情投入地看电影时都在不知不觉中被理清。
­
    移动硬盘,我已经不打算恢复数据了。
    在莫名死机后无法读取,再经过chkdsk工具检错恢复后文件夹系统全面崩溃,再发现有47G不知道哪些文件消失,我很耐心地一个一个found.000文件夹地进行人工检查。这是不是就是天意,留下的这些文件仿佛经过有意地筛选一般。很好,一切都在上天的计算之内。我是不相信宿命,不过很巧合的是,这一个月内发生的大小事件,至少有十二三件在之前的三个月里梦见过,而且连镜头角度道具布景对白动作服装眼神每个细节都没有丝毫偏差。所以,我相信,梦里面关于我们俩的未来的那些情节,最终是会成真。那存活下来的文件们,我就耐心地一点一滴地把你们重新整理编排,以现有的状态继续上路吧。
­
    28号拍了毕业照,到现在还迟迟没去回收大家相机里的相片,我总在想,没有毕业照的证明,是不是可以当作自己还没有毕业?让别人的相片记住我吧,我的内存已经装满了你,再放不下别的什麽了。不是我想逃避,但我真的很害怕,这么丁点时间,怎么够?
    忽然想起胡歌《六月的雨》。好想重新玩一次仙剑。
­
    乌镇,苏杭,周庄,云南,贵州,西藏,草原,大漠,海滩…
    七月,我想去认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