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08

昨晚去看了05舞蹈班的毕业汇演
第一次看跳舞看到流眼泪
大虾,晓艳,丽丽
认识你们三年半了,第一次看你们仨同台跳舞
不知怎么就忽然觉得过去的三年时光是瞬间过完的
到后台找你们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个我熟悉得像自己家一样的音乐厅是如此亲切
­
坐在观众席里等开场的时间里,060708舞蹈的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大虾的妈妈做在我前面,我看着你们俩说话的样子时就想,自己的父母在台下看自己演出
感觉一定很很幸福
我多想<暗恋桃花源>公演的时候辉姐和海军哥你们能在现场
­
本来大虾说给她拍照片,以为只是三两支舞
没想到啊没想到,认识你那麽久都不知道你那么厉害的
全场十几支舞,你跳了七八支,还独唱
<半生缘>把我都看哭了
更没想到张琰那个体型能跳得那么灵活~哈哈~
­
我在你们的海报前停留,对着过路人说
“这个我认识”
“那个是我朋友”
“那边那个是以前演我女朋友的”
“你看这个,帅吧!?我在雷雨的好朋友!”
说着说着就呆住了
跳完了,我说哈哈大家都毕业了
小可爱转过身来说
“你也要毕业了啊..”
身体忽然就不能动了,一点也动不了,像被钉在椅子上
我说,明年你们汇演的时候,我就不在了..
我的小可爱,我的大明星,我居然还没有见过你跳舞呢,哪怕是一小段
仅仅在<或-心>里出现过一小段的脚尖芭蕾,是唯一的印象
­
你们演出完之后叫我上去照相,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呵呵
原来,不管有多长时间没见面,只要心里有对方,哪怕一次路上的偶遇,也会是激动人心的
早上被防空警报吓醒之后迷迷糊糊地走在来工作室的路上,遇到晓艳
昨晚和她拥抱的时候才回过神来,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但拥抱的时候却觉得那么亲切,那么温暖
不是手牵手才温暖的
和晓艳去银行,去鹏园吃饭,去寄信,然后帮她搬衣服回宿舍
抱着衣服走在路上,我们相对大笑,呵呵,好温馨好浪漫的场面
“你换号码一定一定要通知我啊”
一定一定,雷雨里的每一个朋友都像亲人一样,我怎么舍得忘记你们呢?
­
离开了,该离开了..
冬梅,麦亮,天祥,马路,猪哥,敏琴,三水,煮鱼,妍敏,阿嫲
东莞,天津,贺州,兰州,清远,肇庆,广州,湛江
我将去哪里呢?
深圳吧?
北京呢?
上海?
总该找一片属于自己的舞台,属于自己的土地,生根发芽
若干年后
虾,羊,谋谋,还有小豆芽,楚红,青云,还有许多许多人
当我们在路上碰见时,一定会认出对方来的
就像昨晚
不管人有多少
不管妆画得多浓
不管服装都是完全一样的
我都能一眼找到大虾晓艳和丽丽
晓艳说
“因为咱们是能感应到对方的”
­
­
—————————————————————–
­
各位亲们~~咱们江湖再见吧~!!
­
—————————————————————–
­
­
[ti:告别的时代]
[ar:信]
[al:集乐星球]
信-告别的时代
­
­
该期盼模糊的未来
还是为纪念一时的痛快
该迷信感情的能耐
还是要臣服天意的安排
­
一个个爱人散落在人海
­
一声声再见不停在倒带
­
难道拥抱都是为告别彩排
­
只有我大惊小怪
我明白离不开就不要爱能忏悔难悔改
­
这爱情舞台谁是天才不给淘汰
­
莫非要让眼泪慷慨可爱也可不爱
才能够接受不去也不来自由不自在
谁不是离不开就是分开没有理由存在
要不然受伤害也是活该
爱在当下何来后来
才能盲目开怀
在这个轻易告别的时代
爱得像像置身事外
­


—————————————————————–
惟有你,我不想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碰见。
真的很想,一起走。
—————————————————————–



 

Advertisements


我今天犯傻了~!!
   
—————-


千羽//
我就不知道你怎么回事,那么冲动地掉头就走了,几句根本没人在意的话你怎么就那么仔细地记住了,明明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还偏偏要挑起话题..你怎么就那么傻逼??
青猫//
可是我真的害怕..
千羽//
你害怕个屁,你不过是担心你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你只是自私在作怪~!!
青猫//
我觉得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位置可言..
千羽//
你傻逼丫?有些话没有必要说太明显吧?那就没有意思了~!!
青猫//
可我就是那种没有一纸证书就会担心自己是否存在的人啊..
千羽//
那你更傻逼了~!!
青猫//

千羽//
这还有必要怀疑么..
青猫//
我害怕自己会消失..
千羽//


—————-


其实犯傻是经常的,但是有些时候的犯傻就是很傻逼的..
例如你就不应该在别人需要你的时候认为对方是利用你,你这种想法完全是一种自我否定的不道德行为,难道你希望对方在无助的时候想起的是另外一些你不喜欢或者你认为他们心怀不轨的人么??你本来就是个乐于为朋友做事的人,尤其是这种你对其有着父辈的情绪和心理的依赖双重身份的重要的特殊的朋友.你好意思产生这样龌龊的想法么!?


—————-


LS//
据说她现在很郁闷,你要不要找她谈谈?
青猫//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LS//
有那么难么?
青猫//
我怕..
LS//
你无端端的怕什么啊!?真不明白你脑子里想的些什么..
青猫//
如果你是她,你还会愿意和我说话么?
LS//
我靠~!!你想得太严重了吧!?
青猫//
可是我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LS//
她不是那种人,ok?
青猫//
我知道,我只是害怕..
LS//
那你应该告诉她..
青猫//
我就是怕这样..


—————-


犯贱,其实就是对于同龄人拥有比自己多的幸福时的妒忌的词汇..
此刻,我就觉得自己很犯贱..


—————-


虾//
你还有什么好不满的?和你关系密切的,哪个不是人人追捧的大美女?
海文//
介绍几个靓女来识下啦~~
晓雯//
她们都说小刚很好,每一届都有那么多师妹和他那么要好~~
LULU//
小刚,我观察你好耐噶啦..
增凯//
志斌你稳女朋友最容易啦~~
谭谭//
你那么厉害,找一个还不容易!?


—————-


我觉得,作为一只枕头,他的专业素养应该就是,不管对方说什么,只要认真听就可以了,假如对方哭了,那么他只要温柔地吸干水分,提供一个舒适温暖的环境用以休息.
所以,如果一只枕头企图越界,希望自己是一只绒毛熊,甚至是被子,那就是不自量力了.
再所以,枕头其实不会失去什么,因为他没有获得的机会吧??


—————-


佐助//
你这个从来没拥有过的家伙怎么会了解我失去一切的痛苦~!!


—————-


LS//
其实你想太多了吧,正如小可爱说的,当你毕业之后,其实没什么人会记得你,你也会忘记很多人,没什么好伤心难过的..
青猫//
但是曾经最亲的人一个个变得陌生,距离越来越远,难道不是很伤感么?
LS//
谁不是谁故事里的过客呢?你经历的还少么?但还是有留下来的人啊..
青猫//
我疲倦了不停更换对手戏的剧本..
LS//
可也总有一些伏笔千里的对手戏啊..你对自己没有信心么?
青猫//
嗯..


—————-


千羽//
青猫最近情绪很不稳定啊,你劝劝他..
LS//
劝过了,就看他会不会想了,也不是第一次了,过段时间就好了吧..
千羽//
难说,一无所有的人才潇洒得起来,他再怎么甄选,也做不到..
LS//
其实他是太在意,我觉得他心里其实早有答案,只是习惯性地要担心,不絮叨絮叨就会憋死..
千羽//
他害怕被忽略吧..
LS//
靠~!!谁不害怕~!!
千羽//
可是他最近曝光率真是低得出奇啊,他本来就敏感,肯定察觉到其他人看他的眼神了啊..
LS//
这有什么办法,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在意别人眼神的人,这点事他不会上心的,关键是他心里有阴影,有些事情看起来总是会让人觉得在重复发生,他本就不是个主动的人,习惯于静观其变,最后就是吓得自己一惊一乍的咯..
千羽//
一个在他面前能无所隐瞒和顾忌地说话的人,他就没必要担心失去对方..你是这个意思么?
LS//
其实他懂,不然今天中午不会去晒太阳,那是他让内心安定的一种方法..呵呵..不过..
千羽//
一丁点很小很小的骚动就会让他湖面起浪..呵呵..


—————-


青猫//
我今天犯傻了..


—————-


包括写这篇日志本身,都是犯傻的表现..但是..
但是真的很久没有更新了,还是写点东西吧..
我就是那么矫情,有事没事喜欢整点东西折腾折腾自己,但希望你不会介意,其实你应该已经习惯了吧,没记错的话我第一次打电话找你絮叨也是因为那时候矫情的周期性发作..


—————-


我有一只温暖的羊,她依然温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