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7

不知道撞了什么邪
昨天我又回去六兔了
看着一些老人在怀旧,一些新人在灌水
冷清的兔子丝毫没有原来那份热闹


但是,很神奇的事是,居然还有人记得
记得苏氏,记得灰飞烟灭,记得*逃亡*,记得fangfangjiang,记得冰水安澜…记得我们这些化石,甚至看见有人说”谁还记得原来的舞文弄墨?”的时候,我都忍不住被惊吓到了…真的还有人记得我们吗?


总感觉,人长大了,就会开始喜欢上了怀旧这项体育运动,回想过去的温存与冰冷,就像看别人的电影一样…真是狡猾的事情!!!哈哈哈…


不过,过去的终究过去了,我再不会把文字或者图片发去六兔,也不会再参与什么活动,只是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就像自己回忆过去那样,能想一想就满足了,因为至少还能想想吧…

以上.

Advertisements

face居然忘记了……


最后一小时~~~


生日快乐呀~~~~~要一辈子快乐!!!
没有首长批准.不许擅自滋生悲观情绪!!!
以上!!!

吼吼吼~~~!!!






















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怎么会忘记的呢……(残念ing…)













face今天买了好多零碎东西,莫非因为这个???













(继续残念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