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7

我希望有一支白色的画笔
能在暴雨的黑色夜空上画下
一扇窗口
让洁白的闪电给他们进行这神圣的洗礼

是谁?
谁拿走了我心爱的画笔
是谁!
谁拿走了神心爱的画笔

传说最终还是成为了被人们遗忘的故事
只有书页里泛黄的那角
在渴望着燃烧
可泡在河里的纸张该怎样呐喊?
还是应该等到连墨迹都完全褪去
才呻吟一声!

是谁?
在那角落里偷笑
是谁!
在那班驳里陶醉

你是那画笔的主人么?
孩子问我
他眼里竟然满是泪珠儿

你是这画笔的主人么?
我问孩子
他嘴边泛起浅浅的月牙

送给你吧!

2007.5.17凌晨一点

Advertisements

[align=center]感谢您赐予我生命

以及

永远不变的牵挂[/al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