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6

巨大的血滴从天而降
黏稠如同小行星般轰炸了钢筋大楼
我抬头凝望天上深黑的空洞
泛红的边缘如初潮的伤口
抽搐
一只幼嫩的小手从正面推了我一把
于是我奔跑
脚下的柏油马路突然熔化
那不是黑油
而是一片有着刺眼鲜红的熔岩海
身体渐渐被侵蚀
直到岩浆灌入双眼变成宇宙
我才听见它本该早点对我说的话
“将我的眼睛还来!”
我用最后的狞笑告诉它
“太…迟了”

2006-11-17-00:59

Advertisements

影:

没事的,我们以及所有我们爱的和爱我们的人都会平安万福的!一定会!

上星期去广州没能和你的时间合在一起,真是可惜,不过以后还有机会的啊!我在状元坊买了个黑底灰格的小腰包和一件黑色印有两只脚印的长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杀价哈哈,从58杀到28,好爽!呵呵…

这个星期回来要重新整理一下生活才行,一忙就容易乱,乱了效率就低,所以要好好安排一下,不然忙死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下两个星期要去车间实习啊,就是拿那些铁块磨敲钻打的,两个星期里要做四个零件啊…汗死…星期一到六晚上都要上课和排练,再有就是不停地画画咯…相对前段时间,算是挺闲了,时间上比较好安排,至少不会忙到喘不过气…

哦也!!!重新出发啦!!!

你要好好照顾爷爷,还有你自己…:em222:…

念安.大苏苏

影:

我十天没有上网了,呵呵,如我所料,完全没有不适应,仅仅是担心看不到你们在这里的留言和不能让你们及时知道我的情况…果然,我还是很需要实实在在的存在感的…从小就是这样,对于那些不存在的或虚拟的东西,我总是不能信任…就像上楼道的时候总是对背后转向的楼梯感到恐惧,总是觉得从那里会有人出来袭击自己…其他小朋友都不会这样,只有我,因为就是在这样的害怕里生存着…安全感,这个词语我已经说过多少次了呢?如果它能像漫天繁星一样多,倒也好,因为可以当作是一种风景,但它却偏偏像漫山凋零的野花般,做着无意义的挣扎…

现在的我很累,不是身体…

我最近在构思一个剧本,用作今年的小戏小剧的,本来想上网找个剧本,但还是决定,自己写一个好了…你知道爱斯基摩人猎杀北极熊的方法么?他们将锋利的匕首放在水里冻入冰块,然后将冰块放在北极熊常出没的地方,再在冰上淋一些鱼血,北极熊对血的偏爱就如同鲨鱼的嗜血,当它们闻到血腥味时就会找到冰块,然后一下一下地舔,舔的时间一长.它们的舌头就麻木了,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其实这个时候它们所舔的已经不是鱼血了,而是它们舌头上割出来的鲜血,它们一边享受着血腥的快感,一边走向死亡…这是北极熊在人类智慧下的命运,也是那些真正的艺术家们的宿命,就这样燃烧着自己的生命来成全理想,但却不一定达到…虽然我怎么也算不上什么家,但自己现在的处境却不比他们好多少,因为自己在学校里相对地有那么点本事,就被当作是超人一样地使用着…我只不过是弄过几张海报而已,凭什么一有活动海报就找我,为什么宣委会那班专门负责的人做的海报那么垃圾,为什么别的学院的活动要我来做海报,为什么别人班级的书的封面要我来弄?不是我不愿意,而是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理所当然地是他们的义务,为什么要用我的能力来代替他们来执行他们的义务…这根本就是一种逃避和不负责任的做法…不过,我也并没有答应这样的事…因为找我做这些的都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不愿意让她们太依赖别人,这样子在这个社会上是活不下去的…但是即便我推开了不少的事情,前段时间也终于和主编说了要辞掉编辑的工作,但事情仍然没有减少…学院和其他校区的联谊活动的节目,还有雷雨那边我怎么也要弄一个剧上,光是这两个就够我忙到十二月中了,还不知道平安夜的试验话剧弄不弄,要弄的话我肯定不会不参与的,加上这个学期的作业多,光是画画就够我晕了,还要有高数,电工技术和机械设计基础…你说我这种处境比北极熊好多少呢?所以想写个剧本,说些什么,这样也可以改变往年小戏小剧总是搞笑的无意义的局面…大学生话剧,是应该担负些责任的…

现在,淑坤把声队的队长职位退了,一心弄疯狂英语和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工作…她说,现在轻松了很多…我也想啊,没事揽那么多事情做有什么好?能力这东西锻炼一次成功一次就差不多了,同样的事情再做意义已经不大了,不是么?前几天晚上我和芳芳一起谈了很久,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下个学期就把学院里的所有职务都退掉,全部心思放在我们亲爱的雷雨大家庭里…本来想马上退的,但是,很讽刺,整个院里,暂时还没有可以替代我们接任我们工作的人…呵呵…那么大的一个学院,一个也没有…所以,这个学期先培养一些06级的新生,好明年放手…

明天要去广州了…本来是今晚走的,但是因为我明天早上要做体能测试,不能逃,所以只好和大部队分开,他们今晚上车,我明天中午才走…可恶的体能测试!!!对咯!我们班上周末去了北海玩…本来以为北海很漂亮,去到却失望极了…不过拍了一些挺漂亮的相片回来,总算没有白跑呵呵…

你说你的学姐结婚啊,我的阿草阿嬷也终于找了个男朋友了!男生是她的高中同学,转了大半个圈,又回去了啊…这是不是一种宿命呢?昨晚和她一起吃晚饭后在校园里走了两个小时,聊了很多话,忽然觉得自己好小好小,小到还是个婴儿…每次觉得累的时候,总是和阿草在学校里到处瞎晃,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然后就又可以奋战一段时间…这次我只一直躲在她身边,坐在广场的一个角落里迎面对着凉风私语…呵呵…

啊!!!明天光棍节啊!!!万岁!!!
光棍万岁!!!全世界的光棍都是英雄哈哈…

:em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