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6

简讯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端午节
苏苏度过了相当莫名其妙的一天

报道
苏苏今天要交一份”优秀社团干部登记表”(=_=|||不会玩,填得很奇怪)给敬爱的林婷同学
本来说好了9点多一点点的时候在学校钟楼等的
结果因为苏苏是在画室上课而不能按正常时间下课搞到被迫下午另外约时间
下午又碰上要去图书馆门口照学院学生干部集体照(=_=|||好无聊的事情)
就约在图书馆见结果就当着面都没看见对方白白浪费了0.13元手机费
苏苏得出一句不相关的废话:约人一定要确定自己很有空.

报道
苏苏今天下午为了学院干部照相而逃课了
昨晚从顶头上司那里获得了第二天下午5:15要去图书馆拍照的命令并明令如果有课就遛
于是今天下午上课时苏苏故意挑了一个门口位置
中途休息时苏苏就和小白菜秀珍广伟四个人(=_=|||学生干部就这样作风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了
到了图书馆后就是乱哄哄的等待
学生会的团委的宣委会的学工部的办公室的多棱镜的各自一堆一堆
聊天吹水直到5:45才开始照相
照相就很好玩了
高低胖瘦前后左右男女老少摇头点头黑白彩色华丽简朴各种各样的样子同时出现在一个画面里
两百多人站一起各异的姿势照相光是想着都觉得好壮观

报道
苏苏今天中午经过痛苦的挣扎终于把帮广州高校戏剧联盟弄的活动宣传海报做好了
一来只是帮忙而对方的要求也不清楚所以设计相当不好把握所以采用的几率应该不高
二来画面尺寸太大象素巨大所以做图过程中等待电脑反应过来的过程让苏苏相当抓狂

报道
照完相后苏苏就和秀珍一起屁颠屁颠地跑去东门外一人买了一个粽子来吃
满怀欣喜地打开粽子咬了两口才发现挑的两个的内馅居然是比鹌鹑蛋还小的鸡蛋
没有绿豆没有红豆没有花生没有五香肉没有香气
就这样吃下了这个端午节的粽子
一个晚上都十分不爽端午节没有吃到象样的粽子
突然阿麻在qq上叫我说她那里有新鲜出炉还是热的粽子问我要不要
我说要然后马上穿着睡衣就跑到了她宿舍楼下
手里拿着用好看的迷你型塑料袋装着的粽子
而之前因为找不到瓜的郁闷的心情渐渐开朗起来
可惜因为宿舍里今晚煲了一大锅粥
苏苏因为很饿就一口气弄了两碗立马就饱了
粽子只好在桌子上睡一晚作为明天的早餐了

报道
苏苏今晚因为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宿舍里觉得有点恐慌
(空荡荡是因为另外五个家伙都”那个”去了,恐慌是因为忙了这么久突然很闲很闲)
和家里通过电话后就打电话去阿瓜宿舍
但是电话那头阿sa说她不在
失望之下就看了一晚高达seed并偶尔和几个人散聊了几句
等时间比较晚苏苏决定再打一次(=_=只是因为心里不爽,并不是想说什么)
结果阿sa说她还没有回来于是苏苏继续看高达并和阿麻吹水吹到阿麻的”美容时间”到为止

简讯
今天是阿水的生日
苏苏愿他每一天都自在快乐!

Advertisements

《無冕王城报》社论
昨晚七点半至九点在音乐厅雷雨话剧社本年度长剧隆重上演
我报记者为了抢先得到最好的消息
中午12点就同苏苏一起到达了音乐厅
大家一整天的舞台安装工作后就开始化妆和后台安排
观众从6点就已经开始进场甚至霸位置
6点半时已经有三分之二的位置被人占掉了
7点时整个音乐厅已经人满为患连过道和前台地板都挤得水泄不通
苏苏的同学们来捧场结果全部只能一字排开站在过道上
未免继续进人导致危险只好关门不再让外面的同学们进场
整部长剧演出非常成功观众反映相当热烈
甚至连宣传海报都在散场后半个小时内被从全校各处撕下来拿回宿舍
连设计者本人苏苏都没有一张
之后就在“食为天”川菜馆开餐庆祝
闹得人家店家都说“麻烦轻一点,隔壁已经睡觉了”
热闹地沸腾了一晚后
各自回宿舍
休息

============
《羊成碗报》的小道消息
昨晚上演“潘多拉盒子”一段的时候有一个众元素念日记回忆的情节
据某观众描述
当晓燕念到“我爱你”时
苏苏也顺着日记的叙述望向舞台的左前方并与晓燕的声音配合着做出相应的嘴形
该观众称舞台左前方第三排靠走道的位置坐着的正是新闻部部长南瓜
至于该传闻的真实性我们觉得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才可以下定论

============
《华盛顿鱿鱼报》头条
[苏苏称演出十分成功但个别地方问题仍然很值得重视]

============
《太误事报》头条
[我们雷雨人应该有清醒的头脑去分辨哪些是正确的意见和哪些是胡说八道的傻话。
——在学校bbs上看完了大家的掌声与骂声后苏苏如是说。]

============
《每日癫讯》报道
以下是苏苏提供的小戏小剧大赛和长剧的宣传海报的设计图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3227.jpg]小戏小剧海报(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3259.jpg]长剧海报(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3327.jpg]长剧海报(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以下是社刊封面封底的设计图
先是原设计,但因为印刷厂死活不干,只好放弃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3512.jpg]原封面(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3413.jpg]原封底(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然后是印刷厂愿意印刷的封面和封底,也是最终定下来的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3530.jpg]封面(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3451.jpg]封底(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
《太痒报》报道
以下是新社服的设计图
先是被迫放弃的设计,也是因为印刷厂的原因(我一共设计了37件,34个款式,这里只选登两件)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4457.jpg]款式—-黑猫(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3850.jpg]款式—-血色蔓延(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然后是最终定下来的并且现在已经穿在身上的款式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3830.jpg]正面(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6/1/suzhibin320,2006052613910.jpg]背面(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虽然最终定下来的款式比较简单,但是穿在身上效果反而不错
不管是社里的兄弟姐妹还是外人绝大部分都说很帅很喜欢
但是因为印刷用的衣服领口太小衣身却很宽而且大家觉得全部人都一样会很没意思
于是绝大部分的雷雨人都拿去给阿姨改成很个人特色的衣服
满街走着同样的却又各有特色的雷雨社服
看着真是一种视觉享受啊

============
《银民日报》的娱乐新闻
苏苏今晚观摩了南瓜晓钰班和寸金学院某班的团活动联谊
团活动的打分人竟然是冠斌和海燕(汗,雷雨的爪牙怎么遍布全校各个部门机构啊!)
不过活动还是很精彩的
尤其是搞笑的短剧和舞蹈串烧
阿瓜和晓钰今晚实在帅呆了
顺便刊登苏苏前两天用phtotshop做的产品设计图的练习
[url=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7/2/suzhibin320,200605272614.jpg]扁条式U盘(点击这里直接查看,放大或保存至本地可查看原始尺寸大图)[/url]
[为节省页面空间,图片全部改由提供连接,并且因为上传限制,只能上传小尺寸的”大图”]

==>最后,再说一声:”老爸,生日快乐!”

我眼前是一片灰蒙,身体一动不能动,左脚上打着一个刺眼的雪白的石膏。我躺在一张同样雪白的床上,床边站着许多许多人,他们和她们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我。我看见了冬梅、南瓜、晓钰、朱哥、煮鱼和四年前的猪头芳。墨蓝色的房间里飘动着一点点灼眼的火光,好温暖。可是,我却一把抽出床单拼命地挥舞,拼命地舞向她们,赶她们走。我揭撕底里地呐喊,却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耳边突然出现泰山在丛林间飞驰的闹铃声,我这才醒过来。

那个灰蒙中忽闪火光的梦我已经不想去理会了,这时候的我只觉得全身松软,两只手的肌肉像是喝醉了一样,尤其锁骨的位置,酸痛得就像被生锈的铁钩穿过吊着。真是不能小看这样的后遗症啊!昨晚回来的时候还只是前脚掌疼的,现在连锁骨都被锁上了。我小心翼翼地梳洗完,穿鞋准备去教室,抬起脚发现自己的脚底板的皮肤褶皱依然不浅,颜色是一块红一块紫的,看来只褪了一些,不过已经比昨晚好了。昨晚从医院回来的时候两只脚痛得我都不敢用前脚掌着地,还要一直扶着冬梅才回到学校。回到宿舍脱鞋子洗澡的时候看着自己两只脚一点血色都没有,还皱得像黄土高原一样,心里默念一句“看来脱水挺多啊”。不过还好,洗了个凉水澡后就舒服了不少,毕竟终于可以把那穿了两天的粘满了汗、雨水和灰土的衣服裤子脱下来赤身地拥抱哗啦啦的水流了!等头发终于干了,就马上爬上床,刚躺下不够10秒就深睡到今早了!真舒服啊!不像前晚那样,凉还没冲,只是爬上床想闭目养神休息下再洗,谁知道坐着就睡着了,还一直睡到第二天,直到朱哥来短信说去装字才醒来。

今天早上起得比较早,就早点出门了。经过音乐厅前面的时候,发现那张小戏的海报已经没有了,估计昨晚就被马路麦亮他们给撕回家了。看到那块贴海报的宣传板,就想起前天早上,娘怕改地点有人不知道,就差遣我下楼,穿着刚发的社服站在教二的大门口看见人就说“小戏小剧在511”,我和剑婷互看一眼,我说:“我像不像迎宾先生?”然后两个人就大笑起来,吓得保安都跑过来了。后来居然有人因为搞不清地点跑去揭开放在一旁的宣传板来看,我就指着自己社服上那两个耀眼的红色的“雷雨”二字,跟她说:“你怎么不来问我呢?你看。”她一脸放光,说:“哇!哈哈……不好意思,没想到哈……”然后就跑上楼了。我看看自己身上XXL的社服,再看看自己的手臂,当时的我简直像个风筝。不过,因为社服尺寸和规格的问题,大家达成了一致的认识:改!全部人想好要怎么改,拿去找师傅裁一裁,弄成超级有个人特色的统一的社服!我估计全湛江没有别的学生社团会这么干!关于社服还有一件事也挺好玩的。前天中午,小戏的比赛进行了一半,大家去吃饭的时候,我们10个男生团团围住海燕,一起走向饭堂。我们男生都穿着社服,结果就形成了万黑从中一点紫的一团乌云。我们浩浩荡荡地杀进饭堂,像黑社会打架一样,甚至直接就喊海燕做“大嫂”(源自之前的香港电影《大嫂》)了,连打饭、占座位、拼桌子都故意弄得像黑社会一样,还“大嫂请”“大嫂坐这里”的,弄得海燕都不好意思抬头了!那一刻,雷雨话剧社摇身一变,成“黑色会”了!

边走路边想事,结果走到钟楼下面时一不小心就扭到了脚,最诡异是扭到的刚好是左脚!我当时就想怎么那么倒霉这样也能扭一下。幸好只是扭了一下,没大碍。可是才刚走了两步又忽然觉得好不甘心:“怎么没有扭断呢!扭断了就可以住院啦!就可以让大家像照顾国华那样照顾我了!就可以……”虽然这么想,但心里却反而因为想起这件事而担心国华。我赶紧摸摸钱包,打开来看看昨晚卫校同学给的那张红包还在不在。因为昨晚我们离开医院时,一位卫校的师兄给了我们一人一封红包,说是这样可以让国华快点好起来。当时在回学校路上,我拆开红包来看,当把那张一元人民币抽出到一半的时候我就突然定住了,赶紧把它放回去,弄成原来的样子。我当时想,万一因为这样抽出来国华好不了怎么办?今天在钟楼下想起昨晚自己居然那样想真是觉得好笑!国华明明是自己的情敌,担心他干什么!担心他不是等于在伤害自己么!可是想着想着不知干嘛又想回去了,就像佐助救鸣人时候说的“我怎么知道!身体自己动的”,我也不知道,脑袋自己想的,关我什么事!不自觉地又想回国华,似乎是明天动手术。天祥说,手臂那两根骨头只要没伤到神经接起来长好就没事了,而且会比原来更坚固,还能跳街舞的!天祥是生化院的,我们都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也希望真的。可是国华的右手手骨不但全断了还穿出皮肤肌肉层,穿透性骨折啊,想想都觉得恐怖,真的还能……靠!我什么心态!天祥说没事就是没事的!可又似乎在电梯间时听见他说什么“这样挺难办的”之类的话,这样,到底……都怪那个不负责任的死鬼医生,居然说什么周六日医生放假不做手术,还要轮队,还要国华睡在过道上!TMD!找死你说一声,送你一程小意思!

越想越激动,脚步也不知不觉地加快,等我到了教室坐下来才意识到脚在疼。我也真不明白自己的脚怎么那么脆弱,这么容易就疼了,只不过是走的多了一点点而已。前天小戏初赛,我大早到了会场,基本上除了拍了一些不大好看的剧照后就只是一些写字接人这样的不需要体力的事,顶多就是跑了一趟复印还被敏琴说“哇!小刚你怎么那么快?等下请你吃东西!”听着都觉得高兴!下午比赛结束后就把获奖名单和第二天晚上演出的名单定下来了,之后我和朱哥就立马跑来我宿舍,做好节目表后就又马上跑出去北门印刷、吃饭,之后朱哥和冬梅敏琴去商量别的事去了,我也就回宿舍了。后来谢诣打电话找我拿单写主持语,这样就在外面无端闲逛和瞎聊了一个小时。我当时就和谢诣说,现在这一刻是这两个月来第一次感到无所事事,真舒服,但又好难受!想到这里,还是没有什么体力活,就继续往下想,应该到第二天了,也就是昨天。

昨天早上睡得自然醒了,居然是7:40!我失望地想再躺一躺,忽然手机响,是朱哥来短信说过去装字。我当时“咻”地搞掂一切内务,再“咻”地跑去朱哥家,等了一会,和他一起把那些巨大的泡沫字搬到教二小舞台上。后来朱哥要我回去他家叫麦亮拿些什么东西,现在我真的忘了当时说要拿什么,反正我回去那边后就和江海几个一起把另外那些巨大的泡沫字拿了过舞台去。之后的活都不是我能干的,一些“专业人员”拿着些KT板和那些字,在地上一个一个字的拼,我是看得一头雾水,脑里尽想“哇!怎么弄的?”于是就在一边和康康剑辉他们聊天。想到这里,还是没有什么大的体力劳动啊!怎么会脚疼?不明白,继续想想。

之后朱哥给了我一张收据和一张名片,说去中华路拿板。然后在我和剑辉顺利找到地点拿到板后就开始艰难的回程了。当时风挺大,还飘雨,泡沫板又薄又长,我们俩一头一尾地拿着那长板,我怕板被风吹断,就一手拿前头一手拿中间,就这样,像运玻璃一样,把板从步行街后街运回了舞台。半路遇到灿辉,他说去看国华,我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就没在意,还是后来在小舞台听自壤讲了一下才大概知道一点。当到了小舞台,把板一放,两只手马上松了不少。这才明白,原来泡沫板比木版还“重”!我抖抖湿掉的鞋,想弄干点,才发现,已经由外到内再由内到外完全湿透了。算了!然后自壤让我和剑辉去贴获奖情况的海报,路上碰到芳芳,弄好海报就一起吃饭了。当时还说晚会一结束就马上来把之前那张海报撕回家收藏,结果后来是直接去了医院看国华,海报早就不知哪里去了哈!吃饭的时候芳芳说南瓜昨晚差点被灌醉,听得我一头雾水。之后我和剑辉回舞台,当时就只有朱哥、我娘和麦亮了。那时是十一点多,我和剑辉留下来看着东西,他们去吃饭,等大海一点钟过来接班。然后我和剑辉就上演了一出“等待大海”。

之所以叫“等待大海”,是因为剧情和《等待戈多》很像,只是等待的对象不一样。我和剑辉两个人在空荡荡的舞台上,周围也没有人,舞台下面更是除了雨水就没有别的。我们俩在台上走来走去,从左边走到右边,再从右边走到左边,从最左边走到最右边,再从最右边走到最左边,可时钟只从11:40跳到11:42!然后我从割剩的泡沫里拿出一个比较大的,用美工刀做了一把“枪”,剑辉也做了一把,然后我们俩玩“无间道”,像华仔和伟哥那样爆对方头。然后又做了小号的屠龙刀和倚天剑,还做了忍者用的苦无和飞镖等武器,然后开战。基本上是做了多少就毁了多少。累了,我靠在门边坐着,剑辉则睡在KT板上。好安静,只听见雨水噼里啪啦地妄图刺穿瓷砖地面。安静了好久,我突然问剑辉:“喂,我们在等谁啊?”剑辉没理我,我继续问:“你确定是在这里等吗?”他还是没有反应,我又说:“你确定他会来么?”三个经典问题问完了,这家伙不和我配戏,看来,真的睡着了。

打破这个僵局的是三水,她突然跑上来,拿着个袋子说是给晓钰的,放下袋子,说了两句话就走了。我看着睡着的剑辉,说:“她怎么可以这样就走了。”剑辉还是没反应。然后我还是继续坐着。一切又像原来那样安安静静,直到《好人难做》剧组的出现。

那个剧组的老大最先登场,然后陆陆续续从三个方向来了一堆人,一堆女人,一个男的也没有。剑辉被这几座墟的声响吵醒,瞄了一她们眼,挪了挪屁股,跑到我旁边,靠着继续睡。我就一直瞄着她们,看她们嘻嘻哈哈了半天才终于等到那三个男的,然后是麦亮回来了,回来给她们导戏。

我和剑辉继续一边坐着,瞄着。瞄着,坐着。等着,等着,大海就来了。可是,我们懒得走了。

终于,晓钰大人光辉高大的身影从雨雾中带着金光出现了!我这会马上站起来,把袋子给她。她说小斌啊你可不可以帮我拿这些东西到我宿舍楼下。我狠狠地点个头就拿上那一大黑塑料袋,和晓钰跑了。路上晓钰说国华要动手术,国华要她去照顾他两天,但她却连国华受伤这件事都不敢告诉阿瓜。我心里莫名地一阵酸楚。然后和她到超市弄了个箱子,在宿舍楼下碰到谢诣,晓钰当时居然只顾和小心说电话一直往里面走,我把袋子给了谢诣她才反应过来对我说哦小斌啊我差点忘记你是男生了!我差点当场吐血。等我送完晓钰后回到舞台剑辉已经回宿舍了,之后就是看她们排练,我和天祥(莫名其妙地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和麦亮看得是只能“汗”了。等麦亮和她们走了,我和天祥、大飞(大海)就又在“等待戈多”了!然后听天祥说,昨晚去唱K时看见南瓜被她们漫画社的师兄狂灌酒,差点醉了,他还帮她喝了两瓶。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那群所谓师兄居心不良!”正好南瓜当时正在楼上上体育公选课,我和天祥就跑上去玩了,正巧碰见她。我第一句就是“你昨晚醉了没有?说!”瓜瓜噼里啪啦数落天祥一顿后说没有哇没有哇我是自己走回宿舍的!呵呵,其实,酒这东西,想不醉还真的很难喝醉,有时候,“醉”反而比“醒着”更清醒。随便说了几句后朱哥来电话说叫我们下楼去。然后我回宿舍拿节目单,之后音乐厅终于开门了,就开始装台工作!

装台的事就不具体说了,也就那么会事,仨字:体力活。反正有江海他们体科院的在,我是不用干太多,只是把外面的东西搬进去再接块板定个位什么之类的。总之一阵忙乎之后就把剩下的材料搬回朱哥家。风是小了,但雨又大了,泡沫字和KT板都变成伞了,可身上的社服还是第九次被淋湿了!后来在饭堂又碰见芳芳,就一起到音乐厅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我一进门就看见南瓜在扫地,当时说了些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她和芳芳在说到国华的伤时说什么哪用我去看他卫校那么多靓师妹探他都够啦之类的话。我当时心里一个劲地在念她你这个猪头表里不一的骗子,然后就相当旁若无人地一个人躺在音乐厅舞台的正中央,躺着,十字形,拼命地伸展四肢,拼命地,拼命地,伸展,伸展。

伸着伸着才发现自己发呆发了相当长时间,因为从进教室坐下就在回忆昨天的事,只断断续续地听了点课,而现在,老师正在说“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全班同学正在朝门口走去。我站起来,忽然觉得身体好重,连平衡都需要专注精神才能维持。我习惯性地看了看手机,显示有一条未读短信,是傻苗发来的,又是说心情不好之类的。昨晚,史艳燕也来了条奇怪的短信,说中性美才是真正的美。今天中午,静也来了短信说心情不好,在qq上还聊了一中午,说的全是一些很阴郁的东西。还有阿瓜qq上的签名,说,自己不敢太幸福,是因为看见了别人的痛苦。真是的!搞什么啊!干嘛全部都在这个时候来这个啊!今年流行吗!突然就想起我在长剧里的一句对白:“你的个人感受?什么你的个人感受!现在这社会这样谁管你什么个人感受啊!你明白吗!是这个社会啊!”我真想什么都不管,谁也不理,什么都不在乎,可是我仍然一个一个地认认真真地回复她们,安慰她们,就像我一点也不难过一点也不在乎地一如既往地做她们的枕头,就像我明明妒忌国华却莫名其妙地担心他,由不得我控制,都是脑袋想的,不关我事!

下课后去银行走了一趟就去信和超市买沐浴露和洗发水,还有,我一直都奇怪地爱着的苏打饼。饼干又升价了,从一块六变成了两块钱。当我在超市里拿饼干的时候,正在放着阿桑的《一直很安静》。“你说爱像云,要自在飘浮才美丽……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我拿的时候并不知道价钱变了,只是听着歌,伸手就拿了,可交钱时知道了却没有生气,似乎是太喜欢所以无所谓了,也可能是对这种行为麻木了吧,也可能是明白了错在自己太笨。经过谭教授家的时候,我想起昨天和芳芳家家来接他去音乐厅而他却不在家。多好啊!我们仨伞都忘了带就跑去接他,而他就在外面散步,不用理会我们。这倒也对!人家一八十岁的老教授,学校标志性的六棵古榕也是他栽培的,现在逍遥自在到处走我们管得着么?如果我也能像教授这样平时什么都不管,过自己的日子,偶尔看不过眼就写两篇来批判一下,多好!多好!可我才十九呢!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什么一点也不重要了,我只想拿着两袋子吃的和洗的,走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直到我越来越长的头发像旗帜一样在风里飘,那样,我就是一面旗帜了!

走到信勇门口的时候遇到天祥和健美,随便说了些话就有人在背后拍我,回头一看,是菜彩!这家伙,每次都是我和她打招呼的,今天怎么会出现在我背后啊!老同学见面,那个废话多得呀就像黄河之水——断断续续啊!菜彩来了大学后是越来越好看了,似乎每次见她也总有个男生在身边,可我每次见到她,想到的却是另一个人,一个比我还坚持,比我还爱胡思乱想的,比我还疯癫的女生,猪头芳。虽然菜彩和芳是超级好朋友,但是她们认识的时候,我和芳已经开始冷战了,所以其中有许多以前的事情她是不知道的。不过菜彩说得却也对,“既然她心不在你这里,你再坚持再等下去也没有用啊”,现在,不知道她有没有把这句话告诉芳呢?至少她早一点放手,就能少一点难受。而在我身边,也有那么一个傻瓜,不过,她不如芳那么大方,她不敢说出来,不敢有什么表现,她畏首畏尾,表里不一,口是心非,真是猪一个!或许所谓的当局者迷就是这么回事吧?那,我是当局者么?

回到宿舍,什么当局者旁观者都已经不关我事了,我只要打开电脑,把相片一张张地看,把blog上的留言和朋友的blog一字一句地看,把自己的脸和头发一个一个角度地看,就像全世界只有自己一样。这是很多人都喜欢“我爱罗”的原因之一吧?像昨晚那个《汇报》里的林志铭那样,陶醉地享受舞台和表演以及灯光、音响,那样一个在台下内敛的大男孩,在上面表演话剧跳街舞时,那份潇洒,这样的“当众孤独”实在是太惬意太过瘾了!而昨晚我在做什么呢?开场前神经兮兮地总是担心目录不够用小心翼翼地发,结果还剩了七八张在手上;看节目时东张西望地,总是在注意观众的表情和声音;结束后跑到瓜瓜身边莫名其妙地宣布以后要欺负她用目录拍了下她头然后“嘣”地飞出去拍照片抢镜头,但才拍了两张就一个人傻逼地坐在舞台边上看着周围的喧闹的笑脸。我就这么适合做旁观者,像个间谍一样安静地在房间的角落里看着别人的脸和四肢么?观察是表演和创作的燃料嘛!看,我多么适合啊……多么适合啊……多适合……呵呵……然后笑到疲惫了,又跑回阿瓜身边,拿出抽奖用的书签,这才认真看了看书签上的图话:为什么,我们遇到很多人,却错过很多事。我给阿瓜看了看,相视一下,又各自想各自的事。看,别人在享受他们的世界的时候,我在做什么,我在看别人的世界在关心别人的世界在企图进入别人的世界,但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中午,我和静在qq上一直聊。认识她三年,第一次这样认认真真地聊天。我总想尽量轻松些轻快点好让她没那么郁闷,可她似乎是等势体,完全不受我电磁波的影响。她说,心情本来就不佳,再看了我的blog,就更加郁闷了。我的天呐!我是无辜的呀!这样说,那我郁闷的时候我找谁去呀?人总是喜欢把对自己不利的东西引向远离自己的方向,这并不是恶意的,而是生物的本能,我们也不能回避,我们的的确确是动物。所谓潜意识,就是我们心里强烈的愿望但却因社会公约或自身价值观而强行自我抑制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往往最能反映我们最最最真实的想法和愿望。我们不能因为自己邪恶的想法而屏弃它压制它,更不应该推卸。赤裸裸地面对一切,才能最彻底地解决问题。逃避,永远都不应该是选项!和静聊了很多话,最让我惊心动魄的是这么一句:“北京已经把我打磨得不是我了。”社会果然是一个伟大的机器啊,能进行活人改造啊!后来我和她说了好多,什么梦想什么朋友什么家人一大堆,可她说她以前也那么想,可现在觉得除了父母,她一无所有。我更加惊心动魄,这样的话,已经有多少人和我说过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坚持了这么久,是不是也快轮到我变质了呢?我是不是应该相信所谓的社会的力量呢?真的就像我那句台词说的那样么?那好,你来吧!我,等,你,来。

终于到了晚上排练时间,我到得特别早,但却莫名其妙地浑身冷汗,再加上有风,感觉和昨晚在医院九楼的阳台一样,全身都是冰凉的,包括汗!昨晚在医院看望国华,瓜跑去阳台站着,一张灌了铁水样的脸,我说你又在想什么啦,她安静地看着夜幕下的赤坎,但眼里什么也没有。她进去后,我继续留在阳台,正好来风,我撑起自己在九楼阳台上听风在呼撕呼撕地扯拽我的头发。“他一定在发泄什么!”我当时这么想,总觉得风在述说什么。我进去后,听见大家在讲国华右手的情况和那个人渣医生的事,我们都十分不爽!在电梯间里,一致决定将这个死鬼医生的光荣事迹加入到长剧中对其歌功颂德!今晚朱哥也终于说出那句:“这部剧就是要说对这个社会的不爽!我们现在就是告诉你,我们不爽!我们建立一个光辉的形象然后在舞台上摧毁他就是要告诉他们,我,们,很,不,爽!”

就这样一直很不爽地下楼、走出大门。走着走着就觉得脚不对劲,越来越疼,两个前脚掌都疼到我不敢碰地,弄到要一直扶着娘回到学校北门。可能是之前精神都在病床上,注意力转移了就没觉得疼吧?下楼后一放松,就越来越明显了。这就是所谓“精神麻醉”和“自我催眠”吧?醉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醒在混乱的现实中。

回到学校北门后他们留下来喝酒吃夜宵,我和瓜回去。看到她我又想起天祥说她前一晚被灌得醉醺醺的样子,两眼都浮肿了,可是,还能自己走回宿舍。我想,她当时应该很清醒吧?因为,醉倒在一场酒局里的人是不会倒在另一个酒局里的。其实,酒,也就是这么回事,潜意识里,只要你想醉,三杯就晕乎倒地忘忧忘愁了;假如你不想,就是被灌得晕头转向醉醺醺的,心里也会是泉水般清醒。

于是昨晚,我喝了一杯牛奶,然后就醉倒了。

《無冕王城报》据热心人暴料:em15:
以下是苏苏与班主任石头今天的一些零散的对话
石:你的画呢?交上来吧。
苏:厄…没画…
石:没画?干嘛去了?
苏:前段时间在做海报,你去新区公告栏看看啊!
石:那么远!搞那玩意干啥!好好画你的画,别的东西少搞。
苏:那也是设计啊!
石:那叫什么设计!浪费时间!
……
石:去哪啊?没事干吧!
苏:厄…不知道,回宿舍吧。
石:回去干嘛?
苏:弄海报和目录咯。雷雨话剧社的。
石:整那玩意干啥?没劲儿!有空干那个还不如…哎,我建议你去外面找专业的设计公司,你跟他们说“我给你们干活不用钱”你看他们要不要你!到时学到东西就走人,再换一家再跟他这么说!到后面提高了你就说“我给你做东西你采纳的话再给我钱”你看他要不要你!肯定要!有种就别用你的方案。
……
石:怎么样?看见你们以后的老师了吧?好好搞点东西出来,吓唬吓唬她!
……
石:你别老整那玩意啊。像你喜欢搞平面设计的话,要能应用到产品上才行啊!是个男人就得搞立体的!你看,这个,这个,这些,都是。你是很有前途的,我现在重点培养你,别让我失望嘛~~~
苏:呵呵,我也觉得哈。
石:呵,你也觉得让我失望了。
苏:哪里!我说我也觉得我有前途!
石:呵呵…
……
苏:这些都是手绘的?!
石:废话。
苏:这些都是用photoshop做的?!
石:废话!
……
石:要哪些图?自己选!
苏:这个,这,这个,那个,好,要,那个……
石:你是不用自己出钱打印就全部都要了啊!呵呵…
苏:嘿嘿…
石:回去后就说是你主动找我要的别说是我给你的啊!要让那些家伙知道就有意见了!
苏:哦!
石:你平时多教教他们啊!让他们跟你一起画,别弄得个一鸣惊人其他人都没进步。

————
《太误事报》据热心人暴料:em13:
今天长剧第一次连排时瓜瓜居然出现在现场
目击证人说她瘦了黑了还变得大惊小怪了
竟然一晚上有事没事就说“哇!好厉害啊!”
其实这傻丫头看到的还只是毛坯呢!

————
《太痒报》据热心人暴料:em114:
苏苏今晚听见瓜瓜对自己说“好厉害”时
虽然自己心里明白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但还是自个偷笑了好久

————
《羊成碗报》据热心人暴料:em19:
以下是马路给卢青师兄看过苏苏弄的几张海报后
卢青师兄说的一些话
戈多·种子 (2006-05-17 23:21:39)
海报我也看了,缺点是吸引力不足,然后没什么震撼,小气了些
戈多·种子 (2006-05-17 23:21:10)
做一种概念化处理
戈多·种子 (2006-05-17 23:20:14)
字型风格不变,这样会更漂亮点,你去征询下他的意见
戈多·种子 (2006-05-17 23:19:46)
其实,我建议他可以更大胆点,“我是雷雨”四个字可以联成一体
戈多·种子 (2006-05-17 23:19:08)
比较时尚,不过少了点精神,呵呵
戈多·种子 (2006-05-17 23:18:48)
恩,很有现代商业设计的味道

————
《华盛顿鱿鱼报》据热心人暴料:em113:
苏苏天祥朱哥剑婷今天傍晚对剧本评选做出最终的决定
明天将会将剧本拿给龚奎林老师评阅

————
《每日癫讯》据热心人暴料:em18:
苏苏的英语中段考试成绩已经出来了
只见苏苏拿着试卷感叹了一声“英语啊~~~”就继续听课了

————
《银民日报 》据热心人暴料:em112:
苏苏将在本月28日上传海报及封面设计图稿
到时各位朋友要说多两句给多些意见和建议哦!

————
《银民日报》花边新闻:em120:
“阿嬷”看过小戏的海报后来了如下短信:
设计的挺好的嘛!有点梦回往昔的感觉…整体感觉也很好,觉得是曾经与现在的融合…还看到你的“真相”,看来是因为这个被强抢去的吧?

————
《無冕王城报》今日头条:em116:
得意不得忘形,脚踏实地,戒骄戒躁。

《無冕王城报》社论:em111:
亲手设计的小戏小剧海报得到大家的认同,苏苏觉得好幸福!即便有一些仅仅只是礼貌性的安慰。
今天下午,苏苏经过宣传栏时见到两个女生木然地飘过,但是经过那张海报时却一脸哥伦布的表情,还不停地说这个海报好特别好好看哦!今晚排练的时候还听说连辅导员都称赞这次的海报弄得好!还有一些朋友也都说做的不错!虽然只是小小的肯定,但是作为一个只是大一的学设计的学生,作为一个为社团忙得睡觉洗澡吃饭时间都挤出来的理事,作为一个普通的人,这样的话语,足够让苏苏开心好几天了!!!
可是长剧的海报今天才弄好,还没印出来,不晓得效果怎么样,不知道大家的看法,啊,好紧张好大压力啊!!!

———————–
《太痒报》社论:em113:
苏苏今晚很潇洒地花了一块钱买了一根“冰工厂”
这是苏苏今年夏天吃的第一根雪条
他说他舔着雪条的时候觉得很幸福

———————–
《太误事报》社论:em18:
长剧连排时间和形势课时间撞在一起苏苏不知如何是好
长剧最后10天排练自己又是主要演员不去就没法连排
但是形势课老师很变态总是将要下课才点名还要扣分让人难以脱身
这回怎么办啊~~~???

———————–
《华盛顿鱿鱼报》社论:em116:
苏苏今天从画室回来的路上碰见瓜瓜和晓钰
虽然只是很短的几十秒时间但苏苏仍然觉得很开心很幸福
因为阿瓜向他吐小舌头
苏苏说当时就像小李最疲惫的时候见到凯老师一样突然间浑身是劲

———————–
《每日癫讯》社论:em120:
剧本大赛最终名单即将出炉了
社刊工作进入最后阶段了
两张海报的设计都完成了
多棱镜的工作基本上没有了
英语考试已经解决了
社服已经正在印刷当中了
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突然想起《红楼梦》里的《好了歌》)
这样一想,苏苏就开始想象之后的上课看书去图书馆自习睡觉看动漫的正常大学生活,想象自己认真复习然后像上个学期那样考个全班第二的成绩,外加这一年来的活动和职位的加分,那一等奖学金就嘿嘿嘿了!挖哈哈哈哈哈~~~
不行!在胡思乱想什么呢!还没到那个时候呢!现在非常时期啊!一心一意搞好长剧!还有其他工作也要认认真真地漂亮地完成才行!
加油!加油!

———————–
《银民日报》头条:em110:
[苏苏手机现剩余金额为九元六角七分]

———————–
《羊成碗报》社论:em15:
苏苏说有冬梅这个“娘”真幸福!
最近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苏苏的状态一直都处于长期疲惫和偶尔兴奋之中
不管是排戏还是设计海报和社服或者评审剧本都会有很多时候让苏苏觉得好郁闷
排戏时郁闷自己没状态兴奋不起来而排挡和其他人却被大受赞赏
设计时郁闷创意不够精彩或众口难调,做出来自己和别人都不满意或者印刷水平达不到效果
评审时郁闷投稿的质量实在让人觉得想喷血仅有几个还行的却还要分一二三等级
但就是这么郁闷
“娘”总是最先注意到苏苏
总是给苏苏支持和安慰
给他一个柔软的肩膀靠一靠
让苏苏像个孩子一样完全不顾别人怎么想地搂着挨着靠着“娘”
直到他害怕别人像想他和阿瓜和国华那样来想他和“娘”和辉哥即便明知不可能会有人有这种傻逼想法但还是很害怕因为苏苏不想再伤害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他希望自己能够像爱德华那样奋不顾身地保护那些“重要的”即便明知会粉身碎骨也义无返顾
有一个这样柔软的肩膀,苏苏真的很幸福呢!

头条
[苏苏今天心血来潮收集来几个网站娱人娱己一下]

头条
[[url=http://www.mathsking.net/test/question.htm]–==精神年龄鉴定==–[/url]]

头条
[[url=http://www.mathsking.net/test/think.htm]–==人种鉴定==–[/url]]

头条
[[url=http://www.ericmyer.com/red/stereotypes.htm]–==人脸拼图==–[/url]]

头条
[[url=http://www.worth1000.com/]–==高手的PS搞怪展==–[/url]]

头条
[[url=http://ip.91.com/birthday/]–==生日的秘密==–[/url]]

头条
[[url=http://kutar.l2p.net/promo/component_check.php]普通版本的化学分析[/url]和[url=http://echo42.org/component_check.php]特别版本的化学分析[/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