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6

刚在冬梅娘亲的blog里见到一个关于生日的网站连接
于是去看了一下……觉得挺好玩的~~~~
[url=http://ip.91.com/birthday/]http://ip.91.com/birthday/[/url]

我的测试结果是=======================>>>

3月20日 谜样的人

3月20日是一个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日子,它不只是冬季的最后一天,同时也是占星年的最后一天。在这一天出生的人,通常拥有不平常的天赋,但是也有一些难搞的疑难杂症。比如说要他们抛下过去的经验去开创、要他们作重大决定,都十分不容易,而且通常得花很多时间,尤其是在面对人生重大决定的时候。

这么不同的特质加上有时太过乐观的天性,往会使他们容易陷入大麻烦之中。例如太梦幻的性情虽然使他们拥有如磁石般的魅力,却也让他们对未来有着不切实际的空想。不过,如果这一天出生的人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或人生伴侣时,那么很幸运地,这个保护网便可以使他们不会走错方向。

3月20日出生的人通常多才多艺。因此,他们要花很多时间才能找出他们所想要走的人生路线。必须注意的是他们很容易羡慕或崇拜位居高位的人,而因此推动自我。而富于罗曼蒂克想像力的他们,也可能会给他人留下多情的印象。另外,由于他们太看重自己所崇拜的偶像,所以下意识里会低估了自己的重要性,常常不自觉地就把自己的信心丢到一旁去了。

3月20日出生的人得小心不要让自己陷入沮丧忧郁的情绪中,否则很难挣脱出来。而且无论是自己多么努力或是别人的帮忙,都很难让他们恢复精神。不过,知心的朋友或爱侣,会让他们的路走得比较顺利。一般而言,若他们能以自信又果断的精神去做事的话,就比较不会坠入沮丧的深渊了。

这一天出生的人很容易被充满灵性的事物所吸引。他们在这一方面很有天分,不过也得注意不要过于投入而走火入魔。否则,他们可能会因抛弃现实面前便是伤及自己与心爱的人。相反地的,如果他们能适度的使用这能力,绝对有机会成功。

3月20日出生的人通常拥有音乐或艺术方面的天赋,尤其善于声音的表达。像唱歌就可以是他们最好的休闲,甚至不小心就可以唱出像歌星般的专业。由于他们很乐意倾听别人的想法或感受,所以很擅长解读别人的作品,也能对登门求助的人提供良好的意见。他们的意见对别人而言通常具有相当的分量,对客户、同事或朋友都很容易造成影响。不过,在提供意见给别人时,一天出生的人也要保持中肯、客观的立场才是。

幸运数字和守护星
3月20日出生的人受到数字2(2+0=2)与月亮的影响。受数字2的影响通常是温和、有想像力又很容易因批评或冷落而受伤的人。不过,由于同时又受海王星(双鱼的主宰行星)的影响,所以得以减轻这种不太好的影响。受火星(牡羊座的主宰行星)对月亮的影响,3月20日出生的人有两大特征,就是懊恼与不安。虽然,他们位居第二也能把工作做好,但仍会不时的排斥那些高居第一的人。因此,他们最好常保持主动,在行动上早别人一步去做,如此将有助于他们建立较自信的自我。

健康
3月20日出生的人通常比较偏重精神层次,因此,容易受感觉所操纵。这天出生的人会因为生活过度紧张而头痛,如果不能得到妥当的休息与安定的生活环境,他们很可能会因而崩溃。适度而规律的运动能使他们更健康,也可以消耗过盛的精力,进而得以对抗忧郁与沮丧。3月20日出生的朋友,应尽可能早点学会控制饮食.不过,双鱼座对饮食的热爱,却使得这个目标显得是困难重重!饮食最好是清淡不油腻,诸如谷类、鹇蔬菜、低脂食物等等,至于狂欢畅饮、暴饮暴食最好是能免则免。话说回来,过度的运动或严苛的饮食也会发生问题,毕竟狂热的追逐健康实在太累人了。

建议
避免具有毁灭性的情绪。请保持冷静理智。将精力运用在实际的目标上。多省思观察自己。

名人
易卜生(Henrik Lbsen)挪威剧作家及诗人,为现代戏剧先锋,许多批评家认为他足以与索福克勒斯与莎士比亚并列为最伟大的舞台艺术家,以《皮尔金》、《玩偶之家》、《野鸭》等戏剧扬名于世。

派特莱利(Pat Riley)美国篮球教练,曾带领洛杉矶“湖人队”赢得四次NBA的冠军,为最佳纪录的得胜教头。

日本综艺节目主持人上冈太郎,代表作《上冈异言堂》。

台湾职棒投手郭泰源,曾赴日发展,有“东方快车”之称。

台湾画家及散文家梁丹丰,代表作《走过中国大地》。

美国电影演员及导演史派克李(Spike Lee),曾执导《执守正义》、《黑潮》等片,以描绘非裔美国人内在的剽悍性格著名。

美国电影女星荷莉杭特(Holly Hunter),以《钢琴师与她的情人》中精湛的演技征服无数影迷。

电影演员威廉赫特(William Hurt),以《蜘蛛女之吻》荣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其他代表还有《悲怜上帝的女儿》、《意外的旅客》。

塔罗牌
大秘仪塔罗牌的第20张是“审判”。这张牌鼓励当事者抛开物质上的束缚,寻求更高境界的灵性生活。牌面的图案是吹着号角的天使,象征负有重任的崭新一天。这张牌具有超越自我,发掘无穷潜力的正面特质,至于负面的引喻则是,号角声多半报喜不报忧,容易沉溺在欢乐的追逐中,并且缺少面对忧伤的能力。

静思语
我们不能创造什么,也不能表达什么;我们所发掘或显露的,都是那些早已存在的事实。

优点
合理、敏感、多才多艺。

缺点
不切实际、缺乏自信。

========================>>>有空我去查查各个好朋友的哈哈哈~~~

Advertisements

[img]http://www.gomugomu.cn/attachments/month_0511/b91e_20044220132533705.jpg[/img]

================================>>>
昨晚把看了一遍
是啊 一部多么老的电影
本来想写篇类似影评的东西
但是下不了手
因为没有把握
不想因为没把握而毁了一部这样的作品

因为过于心急而做没把握的事结果后悔的情况
太多
我只想说
欧阳锋的毒 黄药师的邪
都是假的
只有洪七公的真诚和天真才是实实在在的
所有人都是被命运玩弄的对象
所有人都曾经试图与它抗争

有的人坚持下来
有的人选择妥协

===============================>>>经典对白

多年之后,我有个绰号叫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嫉妒。

我不介意其他人怎么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

我以为有一些人永远都不会嫉妒,因为他太骄傲。

知不知道饮酒和饮水有什么区别?酒越饮越暖,水越喝越寒。

你越想忘记一个人时,其实你越会记得他。

人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可以把所有事都忘掉,以后每一日都是个新开始,你说多好。

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这一边更好。

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在别人看来,是浪费时间,她却觉得很重要。

东邪:虽然我很喜欢她,但始终没有告诉她。因为我知道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

西毒: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

西毒:醉生梦死,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有些事情你越想忘记,就会记得越牢。当有些事情你无法得
到时,你惟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慕容:我曾经问过自己,你最爱的女人是不是我?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你,你一定要骗我。就算你心里多不情愿,也不要告诉我你最爱的人不是我。

===============================>>>王家卫和我一样,选择铭记………………

特困生=特睏生:em211:
以前看到这个词语歪解总是觉得很好笑:em26:
就是没想到自己这些天也变成”特困生”了:em220:
因为最近晚上一直在瞎忙:em419:
弄设计新社服啦
弄多棱镜封面啦
写一篇短篇啦
管理六兔那边的版面啦
写作业啦
总之就是”瞎忙”:em43:
每天大概也就只有4个小时睡眠时间:em515:
结果导致这一个星期来每天都昏昏欲睡:em617:
今天甚至几乎在英语课上睡着并且是当着老师眼皮下
本来故意坐在第一排就是为了给自己提神好集中精神的
可居然反而差点睡着还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
真是晕死:em612:

今天晚上本来要开个什么学习什么十届四次会议精神的会的:em610:
结果天公显灵下起了雨
可是却不够干脆—-仅仅是毛毛雨:em65:
学校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
只好召集各二级学院的辅导员开了两次”短会”:em617:
最后结果是我们穿着因吸收水分而增加了几斤的衣服回宿舍:em612:

今天要早点睡!不然就会恶性循环了!:em616:

昨天上午雷雨新一届的三名正副社长在新旧理事的公开投票下诞生啦~~~:em113:
我”娘”冬梅当选新社长而副社则是麦亮和敏琴~~:em111:
全体与会人员中午在”食为天”川菜馆大刷一顿哦~恩~充分发挥了雷雨人的传统美德—-抢菜~~:em16:
这次远比以前的几次夸张~~基本上~菜刚到桌上9秒~就只剩菜汁了~有几盘连菜汁都被抢走~:em18:
更离谱的是~~有几道菜才进门~还没上桌~就~~~被抢光了~~:em119:
我~~我~~我~~我~~我吃了什么~~都记不起来了~~:em13:

下午和朱哥三水麦亮还有我”娘”等一行11人去谭笑(这个名字真好!)教授家
杨桃好好吃~聊天好有意思~~真是好难想象这是一位将近八十的老教授~~精神呐!!!:em113:

去教授家的同时~阿瓜晓钰她们班在打篮球赛~晚上听说男女队都赢了十多分~~嘿嘿~~
不过我们班却因为早上下雨而推迟~~还不知道推到什么时候呢~~“:em110:
几天不见某人~~好想~念~呢

貌似借给傻苗mp3已经一个多月了吧?她不会不打算还了吧?:em17:

天天都不够睡~~都不明白为什么~~好象没什么事~~但又好象很多事~~
好象过几天学生接待日我要代表我们班去???
好象多棱镜那边我要写稿和做封面???
好象雷雨社刊我得催稿???
好象还有好多幅画还没画,那个应该是作业吧??
还有什么???恩~~恩~~~恩~~~
啊~~~天啊~~~想不起来了~~怎么办啊~~~
:em13::em16::em17::em18::em110:好睏呐~~
不行了~~要倒下了~~下午还有英语课~~睡觉去~~
:em218::em218::em218::em218::em218::em218::em218::em218::em218::em218::em218::em218::em218: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3/24/2/suzhibin320,2006032421256.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3/24/2/suzhibin320,20060324213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3/24/2/suzhibin320,2006032421321.jpg[/img]

海。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意义上的大海。虽然曾经在观海长廊上见过,但我觉得那样被堤岸围困着的,不过是一滩巨大的水塘。这一回,我站在海敏感的触角上,让她温柔的手抚摩我的每一寸皮肤,就这样躺在她的怀里,像个婴儿一样地静静地睡,轻轻地对她说一声,我回来了。

夜里,海与天变成一面雾蒙蒙灰漆漆的没有尽头的高墙,变成一只象大无形的大嘴,变成一块用眼睛看不见的镜子。我站在她的面前,眼睛的存在几乎成了徒劳,心里只有深深的恐惧,和,温暖的归属感。海风伴随着浓浓的雾气,从眼睛所看不见的极深处伸出手来,紧紧地将我抱在她的怀里。一条条冰凉湿润的水虫,安安静静地在空气里漂游,轻轻地划过我脸部的皮肤。发尖滴着由风带来的海水,衣服里灌满了流动的湿润的风,我像个朝圣者,一动不动地立在海岸线上,等待大海来将我带走。渐渐地,有一条条透明的触手从黑暗的尽头伸出,盘卷着我的四肢、躯干,一点一点地将我领向家的方向。身体渐渐变轻,渐渐,轻得像一面旗帜,我举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向视觉极限的深处。前行,前行,前行……直到他们喊我。

面对着这灰蒙蒙的存在,我只能被她震撼。渺小的自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她带回去。莫名地,心肌猛地抽动一下,热烫的流动的物质从心里一下子涌出。可是我一点也不想逃,只想能够靠着她,静静地睡。可我怎么也靠不到她地肩上。于是,我挨着晓钰,两人静静地听着海亲吻沙滩的暧昧而巨大的声音。海在低声地吼叫着,风轻捋着我的长发,似乎在召唤我。芳芳说,假如现在让我死,我很愿意死在海里。我微微笑了笑,我想,我也是,并且,始终愿意。召唤的声音一直回荡,回荡,回荡在梦里,回荡在某个不为我知的自己的心中的角落。回荡的声音,抚慰着我的左前胸,先前的隐痛渐渐平息下来。然后,在深夜会议中成为了话剧社新一届理事,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静静地睡去。睡梦里,一个半透明的的晶莹的水一样的女子,始终站在我面前,不停地说着什么,但我什么也听不见,也没能触到她一下,只在她的远去中离开梦境。

海啊,你说过要带我回去的……

忧伤。

海的歌声,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来。不管是热闹的下午,还是安静的第二天清晨,我都没能听见你的吟唱。那个海边的夜里,是谁在我耳边轻声地述说着忧伤?是谁的歌声在天际游荡?是什么声音让灰黑的海与天变成透明的泪?是你吗?我的海。你在以寂寞的歌声召唤同类吗?不要怕,亲爱的,我回来了。

下午明明很兴奋地在海浪里翻滚,明明在以单薄的身躯拥抱同样单薄的阳光,为什么这个时候却静静地站在你的面前一句话也不说?是我在抚慰你寂寞的心,还是,你在治疗我的道道伤疤?亦或是,两个病人在相互安慰呢?海啊,我已经来了,为什么你却什么也不说呢?难道是我不够认真,所以没听懂吗?

他们在没有边际的沙上画出一个圆,在里面玩着不需要眼睛的游戏。我在圆圈的外面,疲惫地吐着气,宣布退出游戏。这时的你伸出手,一点一点地擦掉那个圆,然后他们又重新画一个,你再继续擦,他们继续换,直到所有人都为这个游戏而疲惫。但他们不知道,其实,你也累得不能再前进一步了。

海啊,你说过要我别再以胸前的灵魂祭奠梦想的……

念。

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同的代价,没有什么牺牲的话,就什么也得不到,这就是等价交换原则。

曾经一段时间,我时常把这句话念在嘴边,生怕把它忘了。可是,现在的我真的就几乎把它忘了。曾经那么喜欢的一句话,只是经过了短短的一个月,就在渐渐遗忘了。是不是只要不经常想,就一定会遗忘什么?还是,根本就从来没有在乎过?在海边的我,脑海里满是一个人的影子。她微翘的嘴角似乎就画在灰黑的天幕上,渐渐向整个黑色的空间蔓延。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已经刻意不去想她却仍在这个时候出现?心里突然开始不停地念着她的名字,她渐渐地从海水里走出来,走到我面前,却在我伸出手的一瞬,随着海风散去。

当我将注意力转向另外一句话——这就是我的道路——的时候,等价交换原则渐渐不再出现在我的嘴边,渐渐,变得似乎不再重要。可是当与他有关的物件出现的时候,那种强烈的感情却想面前的海水一样汹涌袭来。记得泰戈尔说过,当你对一个人思念的次数减少时,并不代表你已不爱她,而是这爱已经入骨。或许吧,可是,要换来入骨的思念,需要多少次的疼痛才能换来呢?我站在海边,左前胸的肌肉一阵又一阵的抽搐,是不是在提醒我,你的思念已经太多,别再折磨自己了?

海啊,告诉我,我的心上到底有多少道钢疤啊……

风继续吹。

大海始终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她一如既往地在轻声诉说着一个万能却又无形的答案。而此时的我已经离开海边一天有多了,海最终没能带我回去。我想,她仍在说着没人愿意解释的真理,在继续召唤迷失的人们吧?

1987年3月20日的下午1:58,我在海的歌声的引领下,来到了这个世界,也正是从那一刻起,我开始了寻找的路途。寻找什么,在哪里可以找到,为什么找,找到又能如何,什么时候可以找到,我全部不知道。但这就是我的生活,即便就是这样没有意义的存在,我也愿意为此付出全部,因为我知道,在我累得不能再去寻找的时候,我的归属一定会出现在某个海岸。

你的召唤,我一直都听得到。

2006-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