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06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9/9/suzhibin320,200601291665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9/9/suzhibin320,200601291673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9/9/suzhibin320,2006012916756.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9/9/suzhibin320,200601291684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9/9/suzhibin320,200601291693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9/9/suzhibin320,2006012916101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9/9/suzhibin320,2006012916104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9/9/suzhibin320,2006012916105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9/9/suzhibin320,2006012916126.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9/9/suzhibin320,20060129161323.jpg[/img]

Advertisements

21日早上7点
回到了陌生又熟悉的小区:em16:
新置的街灯和装修过的邻居们
还有重新摆放的房间布置
但始终有些东西没有变:em11:

想起前一天晚上上车时大家来送车
呵呵
和傻苗在超市前等了好久才终于上车
心里急盼能够快点到家但是心里有点
空空的
呵呵
可能少了一点什么吧
上车不够三十秒手机响
“你是不是等下走啊?我们现在下去送你啊!”:em116:
是南瓜……和她的两个室友(其他人回去咧~~“)
噼里啪啦地一番看起来像吵架似的送别反而让人难受:em110:
后来芳芳麦亮马路三水天祥全都来了:em18:感动啊~~~“
虽然说五个星期后又可以见面…但是:em15:舍不得某些人咧~~“
在车上本来说和南瓜发信息解闷的
结果自己却睡着了~~“:em110:
21号早上5点20就回到韶关了…但是6点20才有公车回韶钢…
于是:em111:…等了一个小时…好冷~~“:em18:
到家后给所有人(好象漏掉几个哈:em110:)发短信“我到家啦~~`”

傻南瓜今天早上到家
昨晚在车上居然刚上车就晕车:em110:真是…
还好今天平安到家:em11:

这段时间暴喜欢《钢之炼金术师》:em114:
“人没有什么牺牲的话就什么都得不到
为了得到什么东西…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

现在已经是20号凌晨三点
昨天结束了所有考试
下午和南瓜晓钰她们宿舍的女生去霞山逛街
傍晚在海边度过
南瓜一直在身边听我说话
她们玩得很开心
大家都很好
唯独
海风很腥

初生的日光流洒在沉睡的工地上
零乱的石草从美梦中惊醒
安详的池塘再次沸腾
它已经忘记了
人们是何时散去的

金乌在归巢的最后一刻发现了一片
眼神坚定的鲜红的笋芽
它们疯狂地吸收着混凝土与钢筋砖石
梦想着明天早上
成为摩天大楼的荣耀

我坐在升降机里
睡着了

1.16

ps:顺带解释一下,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不管是文章还是诗词,当中提到的”神”只是一种集结的意象的代名词.朋友们不要误会.

最近胡思乱想很多事情
思想斗争异常激烈:em119:
思绪严重混乱:em117:
有精神分裂的倾向:em18:
但是我不会
因为本来就是精神病人了哈:em111:

昨晚和鱼通短
因为状态很虚弱:em13:
每次她果断的字句总能让我好受一点
可这次失败了:em19:

神的战争不能由神来结束
不可自拔

昨晚是秀珍同学开生日晚会
(此人乃我大头贴里的其中一个女生)
事后我才知道:em17:
我这么说意思是
她居然没有叫我去生日会:em18:
但其实我也没有介意的啦:em14:
只是她好象很内疚的样子
今天早上七点居然让她小师傅拿了袋早餐过来:em110:
(此人乃教她街舞的兆贵同学 人很好)
把我吓了一跳
不过早餐倒真的是很好吃:em114:

发神经完毕。

大楼的外墙上长满了
眼睛
我举着那海浪翻滚的窗户
从流动的记忆间隙中 注视它们
那些从坚固岩石上生长出的星光
木然地痴望着
神用血液浇注成的火红铁幕

画架上始终纠缠着
一圈一圈又一圈死黑的锁链
它们是海葵的近亲
无时无刻伸张着道道锋利的光芒

我双手举过头顶
用尽力气 从胸腔里发出
一声听不见的思索

何时崩塌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