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05

昨天早上在画室画画开始觉得胃不爽
不爽它也就算了 居然变本加厉地在中午饭时间发飙
人家两个女生又不好丢下我不管只好一路陪着我回到宿舍楼下
中午吞了颗胃药 一直睡到晚饭时间
起床的时候才发现她来短信问“你怎么样了”
我说不严重没事的 她居然说“你呀胃不好就别乱吃东西嘛”
还说我 自己睡觉不注意还被飞蛾咬了
吃了晚饭回来吃了两片胃药就又继续睡 睡到晚上十二点
醒来的时候我居然同舍友说 怎么才十二点我还以为天亮了呢
于是继续睡 直到今天七点半
胃是没事了 可是睡得太久 腰又疼了

据说明天元旦 啊 新的一年又要开始了
不过我更期待农历新年 嘿嘿嘿

Advertisements

昨晚,终于结束了这个学期的学生工作。心理剧、小戏小剧专场,还有很成功的《有雷无雨》;院刊《多棱镜》的工作也结束了;班里面的几次活动也弄得不错!我兴奋而疲惫地从会场走出来,终于没有活儿了,心里猛地感到一种莫名的空洞。虽然还有考试的事情,但和之前的工作比起来,这似乎算不上什么活儿。摸摸背包,拿出手机,才发现有短信没读。
137******79:你是不是很生我的气啊?真的很对不起啊!
132******72:刚才在清理比赛会场……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只是很嫉妒昨晚和你在一起那个人而已……心里有点难过和失落……
137******79: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相信男女朋友之间存在真正的友情吗?
132******72:有!我绝大部分的女生朋友就是这种,我的死党们也全都是女生……我明白你问这个的意思……如果你希望这样,那我们讲清楚了倒也好……
137******79:我真的不想伤害你!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对不起!我说话就是这么直的!我们真的不能再做朋友了吗?
137******79:对不起!我真的不想伤害你!我们找个时间好好聊聊好吗?
137******79:没事…… 我尊重你的想法……
132******72:不要骗我了!我很明白你现在的心情!我们真的不能再做朋友了吗?
137******79:不要这么想……如果你还是这样担心的话,那我们找个时间出来聊聊咯!
今天早上体育课,不在一起上,没见到她。“我们真的不能再做朋友了吗?”这句话一直在我眼前飘来飘去。体育考试甚至几乎忘了拳法套路。还好,两套拳都拿了八十多分。回到主题。昨天白天,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在英语课上机的时候目光碰在一起就像两个火球撞在一起似的猛然弹开。今天计算机理论课上,老师劈里啪啦地依然是废话多多,我却在想明天上画室画画该怎么面对她。晚饭时间在饭堂碰上她,在她起身离开的那一刻,投来一个试探性的友善的眼神,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我很想跟她说,其实你没错。于是,我同样微笑地望着她,想要安抚她的紧张和害怕。等我走出饭堂,看见她和水云慢吞吞地在前面走,一种莫名的释然推着我快步追上去。“嘿!你们两个走得也太慢了吧!”我看见她那如往常的单纯的上扬的嘴角。
其实,从头到尾没有人错,没有人要负什么责任,这不过是我们和自己玩的一场捉迷藏罢了。

2005-12-27 21:12

今年,我总算过了一个与以往不同的圣诞节……
平安夜的早上,十点起床。当然,很多人都是十点起床,但是,我起床干什么呢?首先,刷牙洗脸这就不用我说了,然后从衣柜里拿出几小块沙祺玛,慢吞吞地把他们干掉。之后磨磨蹭蹭地整理桌面和床铺,再摆弄一下头发,确认我的外观没有达到吓死人的地步后,背上包出门。去哪?呵呵,你以为我会俗套到和女生去逛一整天街吧?还是去商业步行街疯狂血拼一番?你一定想不到,我是去,排话剧。因为二十五号晚上我们剧社的《有雷无雨》要在学校上演,所以今天再一起对对戏。十二点,我到了排剧的课室,也就是二十五号晚上的舞台。什么?课室那么小怎么演话剧?瞧你没文化吧!谁说话剧只能在讲台或舞台上演的?我们偏要搞创新,利用整间教室。整个教室,连外面走廊,甚至观众,都是舞台的一部分。言归圣诞。十二点,当我来到教室才发现,只有朴园和周萍在看英语(他们都是大二的,第二天考四级),其他人都没到。于是和他们俩踢毽子,等了四分之一个小时后,导演出现。我说你怎么才来昨晚不是说好十二点的吗!导演天祥一脸郁闷:“我说的是十二点半啊!”经过一番等候,“导演”(戏里的导演,不是戏的导演)和四凤因为有事不能来,中午的排练就取消了,各自回去。我和大海俩人跑去上网。先是跑去“导演”宿舍,结果发现他机子坏了,而学校的机实在烂得我们都忍受不了,于是准备出去外面网吧上。在路上发现学校的超市门前有旧书卖,就过去遛遛。这时,一个艺术学院的师兄走过来对我说:“嘿!你们雷雨明晚是不是有话剧上演啊?”我很郁闷地问他怎么知道,他居然说:“我是艺术院的当然知道啦!你不就是那天心理剧的那个男生吗!不错啊!”在一团迷雾当中,我和大海终于到了网吧,呆了俩小时。
从网吧出来就直奔宿舍,路上发短信告诉“娘”(心理剧里演我娘的,结果就这么叫了,大家也变成喊我“小刚”)我也要跟着去晚上的晚会。到了宿舍就狂啃了几包饼干,灌了杯水就又下楼了。这种晚会迟到会有什么后果我可不知道,也不想用这种方法知道。在预先说好的地点等了好久,终于齐人了!马路(大三师兄,本名罗家琳,因以前出演《恋爱的犀牛》的马路出名而得名)在临上车前冒了句:“雷雨人怎么这么喜欢迟到?每次都这样。”我说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副社张没管教好,他满脸褶子地说不能怪他这届理事是上届社长教出来的。我晕!在车站边郁闷坐哪趟车去好边看马路吹水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后终于上路,很快到了晚会会场。
晚会是湛江基督教会办的,整场晚会一边很认真地纪念耶稣诞生,一边传播他们的“信念”,但效果是这样:台上的演讲和表演一直很“平”,很“平安夜”,而台下就除了一些信徒外,都在聊天,甚至有人睡觉流口水。嘿嘿,这人就是大海!而我,就当了一晚摄影师,一直就顾着拍摄抓镜头。倒是觉得那圣诞树上挂的小礼物很精致,好想要,可惜我不是“小朋友”啊!
从晚会出来,开过眼界后,我和大飞(就是演大海的)赶紧打摩托车飞回教室排练。居然还是来不齐人,倒是来了不少非演员的雷雨人及“家属”。“导演”按捺不住他那颗无聊的新,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竟也都同意了!要知道这招可是我,周冲在戏里的最终杀手锏啊!就这样被他盗版了。
经过一番“真心话”和“大冒险”后,大家彼此的了解程度加深了,例如知道了谁谁谁喜欢谁谁谁呀,知道了谁有什么缺点啊,知道了原来在教学楼里裸奔是那么搞笑的啦等等等等。玩得好过瘾,但我就死惨了,连续抽中三次!我就纳闷怎么没去买六合彩,准中!就在玩游戏的间隙,时间也悄悄从每个人的衣袖间、发丝间、鞋袜间流走,一眨眼就是十一点半。十一点半啊!那是什么概念?那就意味着楼委大伯会不让你进宿舍大门,你只能睡街;要进门就得扣押证件,然后写一份证明说清楚你跑哪去了为什么这么晚回,再让院辅导员看后签个字,拿着签字给大伯看,才能拿回证件。经过一晚的“疯癫”后,还没癫够的我们几个就跑去KTV唱歌,并决定唱通宵。繁漪冒着扣证的危险回宿舍睡觉,“导演”因为感冒也回去,周萍和朴园要考试也先走了。于是,我们七个人“浩浩荡荡”地杀去了百花KTV。为什么说“浩荡”呢?因为我们手腕手一字排开拦断公路地走啊!怎么着也应该给别人“浩荡”的错觉了吧!
很夸张地到了KTV后,欣然(艺术院大一,本名罗晓霞,心理剧中我的女朋友,现实中特friend的朋友)给我一条短信,说她们宿舍装了彩灯很好看,我说我们打算在外面通宵唱歌很爽!她竟然说也要来,还有模有样地说一定要来一定要来,如果我不去接她她就要跳楼!我大脑缺氧一下子懵了,就出了KTV飞摩回到学校接她,谁知道故事在这里发生了质的变化。
当我在校门见不到她时,拨通她的电话:“喂,你在哪啊?”
“不会吧!我开玩笑的!我在宿舍的床上睡觉呢!”
于是,平安夜,成了愚人节。
然后,我又飞回KTV,吃了碗馄饨,开始唱歌。但是,很不幸,嘿嘿,你不会想到唱歌唱到一半变成了玩游戏——“真心话大冒险II”!更不幸的是,我居然刚开始就被抓住了。不过这个游戏很有意思,一开始被提问的人很惨,因为大家会问一大堆让你很难搞的问题,但是玩到后来,问题问得差不多了,提问的人就很痛苦了,因为实在不知道该问什么但又不得不问;这个游戏另一个特点就是可以帮助自己了解自己,有些平时不会去考虑的问题在这种时候你就会发现并且开始想这些事。后来实在问不下去了,又从新开始唱歌。歌从港台到内地,从抒情到摇滚,嗓子从清亮到沙哑再到清亮再沙哑,歌声接连不断一直持续到早上六点,因为别人要打烊了。
然后沿着坐车来的路,我们又一路人马浩浩荡荡地走回去。一路上仍然在唱歌,人家扫地的阿姨都用异样的眼神望着我们。大家在早餐店吃了碗面后天就很明显亮了,此时是北京时间七点十五分。之后各自回宿舍睡觉,准备晚上的演出。
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四点半,中午饭时间连床都没起,睡得真舒服!好久没有这么爽地睡觉了!感谢耶稣!感谢释迦牟尼!感谢阿拉真神!感谢……就当我还在半睡眠状态时,下意识地摸出了床边的手机,才发现有两条短信没看。两条都是欣然发的,内容是承认错误,诚心改正。我呆了一下:“我有说我生气了吗?”然后洗了个澡,再吃包饼干,就冲去教室了。到了教室才发现还有好多人没到,就拉繁漪去买包吃,谁知道就在买包的时间内人就来了一大堆。此时,人陆陆续续进场啦,欣然还送了我一瓶酸奶……可是……一个很喜欢话剧的师兄发信息问我表演时间地点,一个和我一起考来的高中同学说会到场,一个……他们的身影,我一个也没有见到。但没关系,他们不能来那就算了,只要……于是我发信息问她,你今晚过来吗?信息发出去好久都没有回复……该不会又是信号不好吧,千万别像上次那样晚七点发的信息凌晨两点才收到!就在准备演的时候,手机终于有反应了:“今晚有事,不去了,你加油啊!”我看着教室里大家欢乐的面孔,再看看短信,“算!先认真演完再说”。
演出可以说是很成功的!每个人都很投入,即兴发挥得很好,效果不错!
可就在谢幕那一瞬间,之前故意压制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一股寒冷的液体从胸腔中心涌出,沿着背部冲上头顶再淋遍全身……无法抑制的抽搐在全身蔓延……
谢幕后就是雷雨人及家属的本学期最后一次大聚会,每个人都要说这一个学期的感受。轮到我的时候,我就把前一晚在KTV里说的关于雷雨就像北京四合院的话再说了一次,因为我当时真的不知该干什么,甚至在说话的时候,我嘴角的肌肉也在抽动。
之后大家畅所欲言,说最佩服朱哥,说自壤很值得细细品味,说大飞很认真,说江海是道具王,说体科三剑客,说《我的奶奶》,说“月亮”,说……我只是坐在台中的凳子上,低着头发短信:今晚的表演空前成功,可是,你没来看……
等大家都讲得差不多了,我就溜到后排的位子上,坐在“女朋友”旁边,把脑袋搁在桌子上,想,想很多……想自己这一个学期干了这么多事情竟然没有一个被别人注意的闪光点,想她为什么不来,想“娘”刚才说自己很可爱说大飞很认真,想自己在她们中间到底是什么立场,想……琳琳和欣然坐在我旁边,自然看到我精神不振,想开导我,可惜,我似乎不能和她们的话产生什么物理或化学的反应。然后妍敏来摸摸我的头说:“冲弟弟,你怎么了?”呵,你怎么了?这不是我对欣然的台词吗?连语气都一样。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假装开玩笑地和妍敏贫嘴,她大概也看出了什么,就走开了。之后就是南瓜和晓钰。晓钰没带眼镜,就离我很近地说:“小刚刚,你怎么了?”呵呵,又是这句。她那两只乌漆抹黑的眼睛里满是疑问,像个小学生一样,她说今天过节你不能不开心就算要不开心也得等到明天才可以。南瓜说你今天怎么那么郁闷有什么就说出来吧,我嘴里念道:“雷雨,我干嘛来演这雷雨?周萍,我干嘛来演这周萍?这什么破学校,为什么这么多好女孩?为什么好女孩都有了男朋友?为什么我要出生在这世界上……”这是《有雷无雨》里周萍的独白。《有雷无雨》中,周萍还有一段独白:“有时我忘了现在,忘了家,忘了你,并且忘了我自己。像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非常明亮的天空,在无边的海上,有一只轻得像海燕似的小帆船。在海风吹得紧,海上的空气……”这是《雷雨》里周冲的话。我看着南瓜,只抽动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我当时在想,今天仅仅是习惯发作吗?妍敏对“娘”说:“冬梅,你儿子今天好郁闷啊!”她说:“没事的,他说越high之后就越低落的。”仅仅是习惯作怪?朱哥说没事的喝了酒嘛!可是我只喝了小半瓶易拉罐啊。呵。
在回宿舍的路上,突然收到她的短信:对不起!
呵呵……
呵,就这样过完了圣诞。
2005-12-26 1:40–3:30

刚才在学校超市门前看书时被一个师兄认出了
“就是你嘛~~~那个心理剧那个男孩!那天你表演得不错啊!你们是不是明晚有表演啊?有雷无雨是不是?”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觉得好有成就感!
当初加入话剧社只是想当个编剧,让自己的文字活起来!
现在自己却有了上台表演的冲动,去感受各种性格的角色!
现在我的草稿本上还有两个剧本的大纲构想
什么时候我能自编自导自演呢……

冬至 就是说冬天来了
为什么冬天总在已经悄悄来到后那么就才通知我
算了 冬天一定有很好的理由
她的理由无懈可击

今天中午 经历了一场毫不华丽但却繁华异常的宴会
你一定很惊讶 我居然把一场 聚会饭局
叫做 宴会
没关系 因为我就喜欢这么干
我喜欢这种安全感 一种 来自天空和大地的 安全感
但我常常感到疲惫
盛宴之后的 疲惫
莫名其妙的 疲惫

琪曾经用星象学的理论告诉我
双鱼座是一个拥有前十一个星座的所有优缺点的星座
这个星座的人天生大脑发达 常胡思乱想
节奏一旦放慢 大脑就会马上进入活跃期
前几个月 我做了很多事
我让自己忙碌得没有时间想任何事情 甚至吃饭
可我发现 不管我有多忙 我仍然是一个
思想机器
每天 每时 每刻
大脑一直在不停地消耗我的身体
让我连疲惫也忘了

我是一个诗人
但我不会承认
因为我不是诗人

我只是在拿着那条 生锈的钥匙
在 又深又长又细的小巷里
敲打墙壁的那个 流浪汉

冬至日 冬天来了
也许
春天也不远了吧

昨天去分校表演 好象叫什么专场演出
起初以为星期一没人来看 谁知道整个礼堂都是人
因为他们麦的质量实在让人那个 结果整场晚会的音效也很那个
其中出现了麦子串错场的乌龙事件
他提早上来结果把最精彩的的部分跳过了
还好罗父和朱父够醒目先演到底 没有露出破绽
我和导演说 快点把我和罗密欧干架那场用”精彩回放”的名义演出去
下面的人也看不出破绽 还算得上成功
不过我更喜欢另一部我们剧社的剧

是根据几米那个改编成的舞剧
效果很好 可惜那个破音响不配合 还好总体还不错
很不错
整个感觉就有一种震慑力 能让人和她一起哭 沉默
分校那两个剧目 说实话 没怎么看
我都跑到后台去和其他演员吹水去了
后来就给拍照
可惜因为电量不够 本来打算排DV的 结果只能排三十几张相
后来结束的时候 大家拿着相机狂闪 各种怪异的姿势都有 真开眼界
然后就回去咯
在车上 一开始我还讲好多话 没到一会 就安静下来了
没什么 似乎是一种习惯
热闹和兴奋之后 回归的总是郁闷 或者叫做 忧郁
坐在车上 无端端地又想起以前的事 和这段时间的事情搅和在一起
就像把咖啡牛奶沙尘冰激凌头发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浇在一起似的
心情很平静 却又一直很混乱
就像你在一个巨大的电影院 只有你一个人 安静地看一部战争片
从来到去 一路上收到好多短信 都是说什么演出成功之类的
我一点也不在意
小灰说
“忙 那多好啊 忙很多事情
有个可以牵挂的人
有群可以玩闹的朋友
这是最理想最平安的日子了”
可我只有一个感觉
寂寞
我不是一个乖孩子 但我却很听话
我”思想反动” 但我拥护人民的利益
我高喊自己思想先进 但却常常反驳自己 “没有人知道你在说什么”
算了吧 想再多也没有用 该干啥干啥去
该发生的总要发生
巨人的脚步不会被蝼蚁所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