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05

灌水,据说是一种十分神气的功夫,神气到可以打败周星星的口水功。


据说口水功可以打败宜春院的各大老鸨,以至周星星一直在各大盘丝洞穿行无阻。


有一天,周星星发现口水功其实通过升级是可以打败如来神掌的,也就是口水功之狮吼功。


为此,周星星研究了许久,但最后因天生丽质一把歌王的嗓子,只好放弃狮吼功。


为了不让狮吼功失传,他就费尽心思,拍了一部叫做《功夫》的东西。


谁晓得,一拍不可收拾,他就如数将毕生绝学全部放到《功夫》当中。


不过,据说,周星星害怕被仇家追杀,其实留了一手,并没有将全部功夫交出。


而他私人珍藏的绝世武功,就是······


···


···


···


···


···


···


···


···


···


···


···


···


···


···


···


··········就是,就是·········灌水!

Advertisements

網。


——北岛


题目叫“生活”,但内容只一“網”字。这是北岛写的一首诗,如果一个字也算诗的话。有的人会觉得这样的诗谁写不出来。但是,你写出来了吗?没有,我们都写不出,因为我们都把生活搞得很复杂,总是企图用一大堆的文字来诠释,写小说写散文写杂谈写这样那样,但是,北岛一个字便将所有的东西凝结了起来。生活就是一张網。

在《大唐双龙传》中,有一个女的,名唤“婠婠”。我一直弄不清楚这个“婠婠”到底怎么读,是guanguan,huanhuan还是wanwan呢?本来嘛,我又不是研究中国汉字的学者,为一个字绞尽脑汁实在是有点怪异,但是,我这人就这样,你总不能看个电视剧到最后连里面主要人物的名字都念不出来吧?于是乎,我就找字典。本来以为找本《新华字典》就可以解决问题,谁知道,原来“新华”也不是确实的“字”典,居然没有收藏此字!虽说人家不常用,但好歹也是个“字”吧!实在没法,就翻翻别的。什么“现代汉语”“古汉语”“成语”“歇后语”“惯用语”等等各类“典”,均未发现“婠”字的痕迹。


不过,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刚才那会打字的时候,竟然无意间给我发现了此字。我是在输入wang的时候发现这个字的。但是,我家紫光设置了模糊音,我就纳闷,会不会打wan也会有反应呢?就试了试,不出所料,输入wan也行。为了秉承严谨治学的原则,我就消除了模糊音。如此一来,输入wang便没有反应了,而只有wan才有此字。


可见,“婠”是读wan的。


终于,这个字的读音弄清楚了。可是,我有一个问题,十分不明白。


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输入法里头有的字在各大权威字典里面却查不到?


我就纳闷啊,我家的字典绝对是新版的,要说落后那是不大可能的。但是为什么这个字连输入法里面有而字典没有?


如果说章幅所限那也是不大可能的,因为这样一个不常用字意思一般是很简单的,用不了两行的纸张,难道书商门多两张纸的利益会比我们识字来得重要吗?更何况是《新华字典》。


要论它不是常用字,那字典里为何会出现“軃”“鞥”“娖”“塃”“傕”这类一大堆的冷僻字?这里头有纯粹方言,别地的人根本就不认识,有的纯粹用于人名,没有什么意义。既然都已经收了这类字,为什么不再收全一点呢?“婠”用在网络上是许多人都用的一个名字,它比上述提到的要常用多了,为什么没有呢?


是不是有的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修圣贤书”啊?须知道字典是时代的一个侧面啊!如此跟不上时代,那还能叫字典吗?干脆我们以后就只用《康熙字典》好了,那是老祖宗们最原始的字啊!


哈哈·················~~~

据说,许多省分的报自愿工作在昨天完成了。


哇靠,凭什么 别的省分在考完试之后才开始报而我们则要慌里慌张地在考前报自愿?且不说哪一种方法好,单说这样各搞各的,就对部分省的考生不公平!一样是十二年,凭什么别人报自愿的时候比我们有底得多?我们两个班平时650以上的好几个都只有600出头,如今有些人就因为自愿是事先报的,仅仅凭模考成绩来选,结果成绩不像早前预测的那样,弄得不得不复读。我靠!如果模考成绩可以确定高考分数的话,还要正式的干什么?既然弄了就要统一,各省各自为政算什么?如果说各省份情况不一样而要因地制宜的话,那又凭什么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吗?难道教育产业化就是为了多扩招多收钱而不管大学生的质量了吗?我们国家需要的不是那些眼高手低的拿钱不干活的高素质全才。


就这样还想弄什么素质教育?不过是选拔出了一些会考试的人才罢!就这样还搞什么和谐社会?我真没有听说过一个不公平的社会可以和谐得起来!


唉,今天不想说这些,改天再好好批评一下中国教育!

今日四处打听,方知道这回失手的非我一人。两个物理班两个政治班大都失手,死伤一大片,才知道自己已经算不幸中的大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实在是难以理解。


下午和卿通了回电话,煲了一个小时。她现在很茫然,说话有气无力的。唉,也不晓得佳琪那边如何?两天都没见她上Q,又不敢打电话怕惹她难过。


年年高考都有状元,也都有不慎失手的,但为什么今年我们学校死伤特别多?真是一个迷啊~

上午我还在睡觉时卿就打电话来问我成绩查询的事,一整天也都是接到这类的电话和信息。下午5:00,终于到了时候,赶忙打查询电话,出我意料,很快通了,同时,分数也大出我意料。因为语文失手过于离谱,不出意外的话总分本该在620以上的,如今仅存569。真是有够悲壮的!


本来是悲痛欲绝的,这样的分数对我来说是没法见人的,甚至可以成为跳楼的理由,以致于我吃完饭后独自闷在房间里,竟不知不觉睡着了。但是也就这么巧,醒后新闻里正巧在放南亚海啸半年祭。人家受的折磨远远比我来的严重,跟他们比,我这根本就不是回事,再说,我还不至于落榜,比起落榜的同学,我还有什么好抱怨呢?


不是总说风雨后才能见彩虹吗?这就当是一次小小的磨砺吧。况且,在一般院校里做个“鸡头”总比在名校里当个“凤尾”强吧?


没什么,我真的没事,真的,你们不用担心我的,这点点风雪打不倒我的!

上午7:30,被电话铃声强行叫醒。慧要我陪她和她姐去南华寺烧香拜佛,说是因为明天要揭榜了,取个好意头。唉,标准的临时抱佛脚。但是迫于如果不去就会无聊一整天,只好就范。


说是千年古寺,但是毕竟离得太近,再怎么有意义也没有感觉。这就是所谓的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吧。


因为不是旺季,人不多。寺里面还是原来那样,倒是比以前干净了。但也许不是干净了,只是来得不是时候,以往都是假期来,地上躺的人工废弃物和香火一样多。今天寺里有一队老人家,似乎是一家人,当头的一位老人每到一处就停下来给其他老人讲关于六祖以及寺庙的故事和历史,比专业的导游绘声绘色多了。寺里面新路也多了不少,我差点要迷失在后门的树林里。今天也才发现,佛光普照,连寺里的蚊子也被感化了,倒不是说它不咬人,而是咬你的时候无声无息,你绝对察觉不到,让你毫无疼痒之苦,便满足了它生存的需求,而且还专挑女生心口正中间来咬以便“吻痕”比较美观。真是高蚊啊!


从寺里回来,慧已是大小包包N处,真是诚心呀!


下午就闲着了,对着电脑,把叶子大改特改了一回,总算是有了点自己的风格。


卿下午跑去琪那里,宣称是女孩的事。她们两个就不亦乐乎了,我就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时光。还好,在QQ上遇到了N久没见的朋友,聊得正爽,他却偏偏此时说有点事要出门。


本打算用剩下的时间继续小说,但我都习惯晚上开工,现在又热头正红,只好作罢。


明天就可以知道成绩了,感觉就跟6月6号晚上一样。现在还不能说什么,唯有静心等候、期待吧。